暴风雨和其他坏天气,会让我们更渴望在一起

0311

▍奎多,我愿……

奎多,我愿你、拉波和我
被魔法带到一艘船上,
起风时,我们扬帆启航,
船儿会照着我们的心愿行驶。

无论是暴风雨还是其他坏天气
都不能阻止我们,
反倒会让我们更亲密,
更渴望在一起。

我愿瓦娜姑娘、拉吉娅姑娘,
还有那数字为三十的美人儿,
也被好心的魔法师带到船上:

我们在一起谈情说爱,
愿她们每个人都高兴,
就像我们每人都会开怀。

作者 / [意大利] 但丁
翻译 / 陈英

▍奎多,我希望……

奎多,我希望你、拉波和我
被魔法掠走,带到一艘船上,
每当风来了,我们便出海,
驶向我们愿意去的任何地方。

这样的风暴和其他坏天气
就不会伤害到我们——
我还希望,既然我们都心灵相通,
我们会愈来愈多聚在一起。

而我希望凡娜和拉吉娅,
还有那个在数字里居三十的姑娘,
也都被那魔法带到这艘船上,

我们无所事事,除了谈情说爱,
而我希望她们也都乐意在那里,
就像我相信我们三个都乐意。

作者 / [意大利] 但丁
翻译 / 黄灿然

Guido, i’ vorrei

Guido, i’ vorrei che tu e Lapo ed io
fossimo presi per incantamento,
e messi in un vasel ch’ad ogni vento
per mare andasse al voler vostro e mio.

Sì che fortuna od altro tempo rio
non ci potesse dare impedimento,
anzi, vivendo sempre in un talento,
di stare insieme crescesse ‘l disio.

E monna Vanna e monna Lagia poi
con quella ch’è sul numer de le trenta
con noi ponesse il buono incantatore:

e quivi ragionar sempre d’amore,
e ciascuna di lor fosse contenta,
sì come i’ credo che saremmo noi.

Dante Alighieri

 

(根据黄灿然译本)

一天晚上,我发现了一首好诗,对我是很大的触动,它几乎是我阅读了半本(和上文有关)卡尔维诺《新千年文学备忘录》里最大的收获:

一首但丁的十四行诗。

卡尔维诺在哈佛诺顿讲座上之所以提到它,作为他对过去数百年两种文学倾向中的一种,“试图赋予语言重量、密度,以及事物形态、形态和感觉的具体性”(黄灿然译本),作为它的范例。卡尔维诺认为,它是“与精确和坚定为伍”的“轻”(同样是卡尔维诺的主要文学观念),是“鸟儿那样轻”,而不是“像羽毛”。

当我见到这首诗,并没有卡尔维诺思考的那样复杂,而只是单纯地看到一首美丽、纯真的情诗。这首诗里的情谊,如你所见,是友情和爱情。情谊之外,是“自由”。

因为他们——他们六个人:“你、拉波和我”,凡娜和拉吉娅,还有那个数字里居三十的姑娘,三对情侣——被魔法掠走,带到一艘船上,在海上,什么也不必做,“无所事事,除了谈情说爱”。

难道这不是理想的爱情和理想又单纯的人类情感关系吗?友谊,爱情,自由,无所羁绊。

荐诗 / 严彬
2018/03/11
(根据陈英译本)

这是但丁早年的作品,写在纪念贝阿特丽绮那些纯情、悲痛的抒情诗之前。诗句中洋溢着青春的幻想,但丁梦想着有一艘船,会按着他们的心愿行驶,他和几个形影不离的朋友在一起,带上心爱的姑娘,荡漾在爱情的柔波里。

在“温柔新体”里,美丽的女人是上帝存在的证据。但丁和几个风流不羁的朋友,把佛罗伦萨城的六十位美人都编了号,后来在《神曲》的《天堂卷》里,引导但丁的贝阿特丽绮的数字是“九”,暗示九岁时的邂逅。而这首诗里提到的“三十”,可能是另一个姑娘。

在中世纪,数字都是意味深长的,三是“三位一体”,三的倍数都是吉祥的数字,而“三十”象征着奇迹。不管是什么姑娘,在青春时点燃诗人爱的火焰,一定顾盼生辉,用美昭示着神的存在,就像人间的奇迹。

荐诗 / 陈英
2018/03/11

 

 

 

 

题图 / Trey Ratcliff, Camping Under The Storm Of Ages

 

2373total visits,2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