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像爱一个孩子那样,无条件而永远地爱他

0308

蓖麻

我记得有一种植物的叶子
像一个个摊开的手掌
每一片都长着九根手指
我想了好久也没记起它的名字
在快要被砍头的时候
我大声喊出
蓖麻蓖麻

我记得他说
想从阴道钻进我的子宫
他希望我怀上他
然后我就能生下他
如此我便会像爱一个孩子那样
无条件而永远地爱他
我记得我没有接话
我嗡嗡叫着
好像嘴里嚼碎了一把种子
蓖麻蓖麻

作者 / 里所
选自 / 《诗和猫猫》

 

事物之间的联系有时候是非理性、非逻辑的,依靠着声音、颜色甚或气味,我们在看似秩序实则具有随机性的社会中存活。在极端快活的时候,你的大脑会浮现什么情形、颜色或者气味?或许,在极乐之中,你的脑中只是浮现出了某种奇怪的植物——譬如说蓖麻。

蓖麻这种植物的确像是无数摊开的手掌,因此这种植物会很自然地让人类产生好奇甚至恐惧,也许它具有某种魔性?当一个女性在最极乐的时候,脑中会浮现的事物一定是各式各样的,而在这首诗中的女诗人脑中呈现为蓖麻。蓖麻这种植物除了外形有趣之外,它的字音也有一种悠长的回荡,很像是一种迟缓的拒绝:“不嘛,不嘛!”这样的娇嗔!

这首诗写得非常有技巧,甚至非常性感。上半部分,我们跟随诗人认识了这种叫做蓖麻的植物。诗人“想了很久也没记起”的名字,那种植物就是蓖麻啊。在“要被砍头的时候”奇怪地浮现出来。砍头?哦,砍头是什么意思?下半部分,诗人为我们揭开了谜底。原来浮现这一奇怪植物的时刻,正是最为极乐时刻。性的深入、爱的深切,让被爱的女性想要生出带给她极乐的男子。这一写法非常富有原始主义倾向,大胆但却极为准确。母性在极乐的时刻如同蓖麻一样神秘地浮现出来,在极乐顶峰什么能够缓解我们?那就让性的欢愉唤出我们无理性的本质!

作为孩子来得到所爱的女性的全然的无保留的爱,这是一种霸道但调皮的说法,但是不只是说法而已,其被后是一种深切的爱欲之火在不停地燃烧。而当我们听到诗歌最后的音响,“蓖麻蓖麻——”,我想女性们都会会心一笑,因为那是极乐的巅峰体验,而且专属于女人的!今天是女性的节日,人们在以各种方式表达对于女性的尊重与爱,但我想,最应该唤起的应当是作为女性的我们,对自我本质快乐的发掘。

荐诗 / 袁永苹
2018/03/08

 

 

 

题图 / 神思远

2382total visits,1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