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的大雪已经在天亮前,干干净净地停了下来

0103

白嘴鸦

在每个轻得透明的好天气里
都会有位陌生的客人来访
比如锁门时突然想起的某个日期
什么人挟着伞站在湖边
听见泥土松动的声音
伞就从身上滑落
四四方方的云团不断涌进衣领
还有那些反复发生的新闻
也像村庄上的炊烟互相吹动
平原上的白杨闪闪发亮
彩色的鱼群游回天空
继续一场看不见玻璃窗的梦。梦中
长久的大雪已经在天亮前
干干净净地停了下来

作者 / 张存己
这是一首典型的读画诗。原画《白嘴鸦飞来了》,是俄国画家A.K.萨符拉索夫(1830—1897年)的一幅重要作品。画面中,积雪尚未完全退去,寒冷的气氛还笼罩着大地,但大地已开始萌动,归来的白嘴鸦似乎预示着春天的到来。

与W.H.奥登写老勃鲁盖尔画作的《美术馆》和辛波斯卡写歌川广重画作《骤雨中的箸桥》的《桥上的人们》这两首经典读画诗不同,这首诗放弃了认知行为下的主客区分,在一开始就以一个“轻飘飘”的句子把观众带入画中。

那位“陌生的客人”更像是一个透明的引导者,在你锁门时出神的一刹那,他突然出现,不知不觉地你跟从他,走进一片恍如萨夫拉索夫的画境。

在那里,云团是四四方方的,而现实世界中充满喧嚣和争斗的“新闻”也变得像村庄上淡淡的炊烟一样轻。再往前推进,视野越到了玻璃窗外,随着彩色的鱼群飞到了天空。

这片梦境已变得同画作不太相同。如果说萨符拉索夫的画暗示着生命的萌动,这首诗则把雪停下的那一刻定格为永恒。而处在“干干净净”的静谧中,不也是一种近乎神性的体验吗?

荐诗 / 曹僧
2018/01/03

 

 

 

题图 / A.K.萨符拉索夫

533total visits,1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