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若是一直下, 就像你的爱抚

1122.webp

下雨了

下雨了,雨若是一直下,
就像你的爱抚
在我的胸膛、额角停留。
晶莹的姐妹,我们沉浸在
这好时光里,在这良辰。
我们目光交融,
忘记今夕何夕,此处何处,
我们的存在飘渺、无法触及,
宛如铅笔划过的痕迹。
我的爱人,从我到你的流淌,
没有之后,也没有去向。
你对我说:好好看着我,
你看,大树倒转过来,根在空中。

作者 / [意大利] 皮路易吉﹒卡佩罗
翻译 / 陈英

Piove

Piove, e se piovesse per sempre
sarebbe questa tua carezza lunga
che si ferma sul petto, le tempie;
eccoci, luccicante sorella,
nel cerchio del tempo buono, nell’ora
indovinata
stiamo noi, due sguardi versati in un corpo,
uno stare senza dimora
che ci fa intangibili, sottili come un sentiero
di matita
da me a te né dopo né dove, amore,
nello scorrere
quando mi dici guardami bene, guarda:
l’albero è capovolto, la radice è nell’aria.

Pierluigi Cappello

 

下雨了,之前没有、之后也不会有的时刻,在不经意时到来。谁都会记住这良辰:雨声、目光、爱抚、温暖的气息……爱在此刻:世界已经颠倒,树根仿佛在风中。

2006年夏天,我在意大利北部的城镇哲莫纳生活了一个月,参加一个夏令营。有很多国家的年轻人参加:埃及人、以色列人,也有巴勒斯坦人,我还记得,我当时的室友是一个爱哭的希腊女孩,我免不了要安慰她。对我来说,那段生活近似于乌托邦,学校经常会组织我们和意大利导演、艺术家、作家和诗人见面。一天晚饭后,在一个酒馆的院子里,在一棵无花果树下面,我见到诗人卡佩罗。我们聊到他为什么写起诗来了。我记得他说,十二岁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一位文学老师从罗马来到哲莫纳这个边陲小镇,带着他们读了《罗兰之歌》,让他从此迷恋上了诗歌。他说,他写诗的时候,会把我们熟悉的词放在让人意外的地方,会带来一种惊奇。那时候他很英俊,深渊一样的眼睛,声音很优美,在酒馆里读诗的样子依然栩栩如生。

今年,我们学校里组织诗歌朗诵,外教选了卡佩罗的一首诗,我忽然想起来我很多年前见过他。外教说,意大利人冠以他“温柔诗人”的称号,学校里的学生也在读他的诗作。我再去网上查他的消息,却发现他在今年十月一日去世了,之前经历了很多无法名状的痛苦。我不禁黯然了很久,翻译这首《下雨了》,也算是对他的纪念。

荐诗 / 陈英
2017/11/22

 

 

题图 / Anton Yakutovych

 

1149total visits,0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