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些情人,许多的口袋和抽屉

0822.webp

押韵

我需要一点音乐、花和水果
我需要一些颜色涂一涂
我的脚趾头
给我衣服、饼干和水壶
给我木马、地图
风筝和绳索
给我几串首饰
穿过裸露的
孤独的耳朵;给我一些
情人,许多的口袋和抽屉
收藏这
一生的忧愁和欢喜
哎请你给我一枝粉蜡笔
写自己的名字
在你路过的时候
在你看著我
在你的嘴唇这样
这样停驻
在我的上头
我只要,却,
只需要,
一种借口。
我只能够 哎只能够
你知道
写一首诗
像这样
无谓的字眼配上
流畅的节奏,这样
慷慨从容
把押韵
当做借口

作者 / 夏宇
写诗需要押韵吗?爱需要借口吗?

在夏宇看来,诗就是把无谓的字眼配上流畅的节奏,写诗的人是把押韵当做借口。当然这也是夏宇的一个“借口”,真真假假,模模糊糊,暧昧不清,这是夏宇的诗的怪异与美丽之处。

恋爱中的人尤其需要各式各样的“借口”。或多作托词,或假借理由,背后都隐藏着丰富的潜台词。那些不好意思说出的话、看似巧合的邂逅、假装无心开的玩笑,都需要“借口”来掩饰自己的真意——对方若有情、有心、有意,自然会接收到这些“借口”背后爱的信号。

《押韵》这首诗,有夏宇一如既往的甜蜜的少女感。那些“音乐、花、水果、衣服、饼干、水壶”,那些女孩子需要的或渴望被给予的东西、礼物,也不过是需要被爱的“借口”。因为她们是一群像收集松果的松鼠一样,有收集癖的小动物,她们需要“很多的口袋和抽屉,收藏这一生的忧愁和欢喜”。这些礼物、忧愁和欢喜,不仅能给她们一种心满意足感,对她们来说,更是一种被爱的证明。
荐诗 / 李小建(个人公众号:嬉皮诗)
2017/08/22

 

 

题图 / 筱山纪信

386total visits,2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