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坚决反对一个多余的解释

gustave caillebotte.webp

即景

我坚决反对一个多余的解释。影子的
狭隘,季节的更替,一生
两个想法,不适宜的天气,迟到的
问候,坐着,站着,坐着,不,
还是坐着。这就好了。阴影里
一句话,今天,全是桦树的错,全是
叶子,没有悔恨,只有叶子
叶子,叶子,或者,没有叶子。
别的也是,不要问他:老枝桠?
老枝桠?老枝桠?老枝桠?老枝桠?
换成枯枝败叶也一样,换成你
也一样,我也一样,不可能不
一样。这样过分的问题,却有助于
回忆:变色,变暖,湿漉漉,忽然
尖叫一声。这样愚蠢的问题,
只存在于此处。

作者 / 牛慧祥

 

重复是没有意义的。喋喋不休同样。对我而言,情话之外的长篇累牍都有自我浪费的嫌疑。因此,朋友圈里凡有大段文字出现,总会令我精神涣散、昏昏欲睡。

阿牛的《即景》有很多首,少则五六行,多不过十余行,有我所中意的那种节俭。唯有这一首,出现一些典型的废话:“坐着”或“站着”,“叶子”或“老树桠”,“你”或“我”。

奇怪的是,这种絮絮叨叨、翻来覆去的写法并未引起厌烦或疲惫,反倒呈现出一种独特的语感,有种令人沉溺其中的隐秘力量。故弄玄虚吗?也许正相反。在我看来,整首诗无非是一份坦白的情绪观察报告,是对“尖叫时分”之前内心的诚实描摹,一段第一人格和第二人格的会议记录。如果你对此感到亲切,也许是因为诗中的状态接近某一刻的自己。换而言之,我坚决反对一个更为复杂的解释。

荐诗 / 千寻
2015/11/20

 

 

题图 / gustave caillebotte

426total visits,0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