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相爱如罂粟和记忆

640

花冠

秋天从我手里吃它的叶子:我们是朋友。

我们敲碎果壳剥出时间,教它奔跑;

时间又赶快回到壳里。

镜子里是星期天,

梦里有睡觉的地方,

嘴巴讲真话。

我的目光落在我爱人的性上:

我们对望,

我们讲黑暗话,

我们相爱如罂粟和记忆,

我们睡觉如海螺壳里的酒,

如月亮红光里的大海。

我们站在窗前,拥抱,人们从街上望我们:

是他们知道的时候了!

是石头决定开花的时候了,

是不安有一颗跳动的心的时候了,

是是时候的时候了。

是时候了。

作者 / [德国] 保罗·策兰

翻译 / 黄灿然

Corona

Aus der Hand frißt der Herbst mir sein Blatt: wir sind Freunde.

Wir schälen die Zeit aus den Nüssen und lehren sie gehen:

die Zeit kehrt zurück in die Schale.

Im Spiegel ist Sonntag,

im Traum wird geschlafen,

der Mund redet wahr.

Mein Aug steigt hinab zum Geschlecht der Geliebten:

wir sehen uns an,

wir sagen uns Dunkles,

wir lieben einander wie Mohn und Gedächtnis,

wir schlafen wie Wein in den Muscheln,

wie das Meer im Blutstrahl des Mondes.

Wir stehen umschlungen im Fenster, sie sehen uns zu von der Straße:

es ist Zeit, daß man weiß!

Es ist Zeit, daß der Stein sich zu blühen bequemt,

daß der Unrast ein Herz schlägt.

Es ist Zeit, daß es Zeit wird.

Es ist Zeit.

Paul Celan

Corona

Autumn eats its leaf out of my hand: we are friends.

From the nuts we shell time and we teach it to walk:

then time returns to the shell.

In the mirror it’s Sunday,

in dream there is room for sleeping,

our mouths speak the truth.

My eye moves down to the sex of my loved one:

we look at each other,

we exchange dark words,

we love each other like poppy and recollection,

we sleep like wine in the conches,

like the sea in the moon’s blood ray.

We stand by the window embracing, and people

look up from the street:

it is time they knew!

It is time the stone made an effort to flower,

time unrest had a beating heart.

It is time it were time.

It is time.

Paul Celan

Translated by Michael Hamburger

8月19日,读睡曾经推过一篇巴赫曼写给保罗· 策兰的情书,里面提到一首诗《卡罗纳》,就是今天这首《花冠》。卡罗纳(Corona)在拉丁语中就是花冠的意思。

并非因为那次推送,让我想到把这首诗介绍给大家。《花冠》是策兰非常著名的一首诗,在阅读各个译本时,我发现了它与里尔克《秋日》的某种关联。策兰或许就是从里尔克“是时候了”开始,有意呈现属于自己的那个“时候”。

《秋日》是里尔克写给“主”的献词,《花冠》则明明白白是策兰写给巴赫曼的情诗,只是在这情诗里面,隐含太多不仅仅属于个人的苦难记忆。

如何理解策兰与巴赫曼的爱情?一个是遭受纳粹无尽折磨的犹太诗人,父母均死于纳粹集中营,一个的父亲却做过纳粹军人。他们的彼此爱慕和这首情诗一样,注定不是一段单纯的爱情表白,这其中掺杂了太多战后命运共同体的反思和记忆。所以,你可以理解为什么这份“相爱如罂粟和记忆”,而“睡觉如海螺壳里的酒,/如月亮红光里的大海。”充满了痛苦和焦灼的象征。他们似乎很害怕将这份感情曝光,以至于让人知道需要鼓起极大的勇气,不亚于石头决定开花,给不安赋予一颗跳动的心。

在策兰的诗里,秋天是朋友,温顺如绵羊,“从我的手里吃它的叶子”,而时间像个走不出果壳与襁褓的孩子。这并非浪漫或者卖萌,时间之所以不能奔跑,是因为有些东西注定无法忘记,回到壳里的,是那摆脱不掉的残忍和痛苦。

策兰与巴赫曼的爱似乎仅仅止于一种精神的沟通与交流,他们最终并未结合。策兰在巴黎有妻子和孩子,而巴赫曼也有自己的男友,策兰与巴赫曼的男友有通信,同样巴赫曼与策兰的妻子也有很多通信。

《花冠》对巴赫曼影响甚深,在她写给策兰的信中,她这样说:“我常常想,《卡罗纳》是你最美的诗,它是对一个瞬间最完满的捕捉,就在那个瞬间,所有事物便凝固成大理石,成为永恒。”而在信的开头,她也直接引用了这首诗里面“罂粟花”的意象:“我又闻到了罂粟花,深深地,深深地将它们嗅闻。你如此神奇地变出了它们,我永远不会忘记。”

荐诗 / 流马

2015/09/04

题图 / Oriental Poppies Il – Georgia O’Keeff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