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一种做旧的美

 一位女士  

你有一种做旧的美
就像在羽管键琴上弹奏出
古老歌剧的旋律;
或者像十八世纪的闺房中
洒满阳光的丝绸。
在你的眼中
承负着多活了几分钟而后坠落的玫瑰,
你灵魂的香气,
隐隐地飘散着,
带着密封的辣椒罐的辛香,
你的灰调子让我喜悦,
我盯着你混和的颜色
越来越接近疯狂。

我的活力是一枚刚铸好的硬币,
我把它掷在你的脚边。
请把它从尘土里捡起,
它的闪光或许能讨得你的欢心。

作者 / [美国] 艾米·洛威尔
翻译 / 光诸

 

 A Lady   

You are beautiful and faded,
Like an old opera tune
Played upon a harpsichord;
Or like the sun-flooded silks
Of an eighteenth century boudoir.
In your eyes
Smoulder the fallen roses of outlived minutes,
And the perfume of your soul
Is vague and suffusing,
With the pungence of sealed spice jars,
Your half-tones delight me,
And I grow mad with gazing
At your blent colours.

My vigor is a new-minted penny,
Which I cast at your feet.
Gather it up from the dust,
That its sparkle may amuse you.

AMY LOWELL

 

把题眼放在诗的第一句是一种有点危险的操作。优点是第一句就可以相当警策,吸引读者的目光,缺点是起头太高,后面容易有强烈的“滑坡感”。

本诗的第一句“You are beautiful and faded”就是这样的“开门见山”。关于这句诗的意思,美国诗刊的一位文论作者理解成“作者见到这位美丽的女士,现在已经过了一段时间,记忆有些模糊”。我觉得结合上下文,这样的理解很显然是不对的。这位女士就在眼前,她的美不是那种崭新的,鲜艳的,而是一种灰色调的,亚光的,起绒的感觉,虽然旧了,但仍然美,甚至有一种“崭新”所不具备的魅力。

这种美是岁月造就的,具有难以捉摸却沁人心脾的馨香。同时,这种美又具有一种拒斥感,让人感到很难找到接近她的途径。最终,诗人希望把自己的活力铸成硬币,卑微地抛在她的脚下,希望引起她的注意。“活力”在感觉上是“做旧”的反面,给诗提供了一种色彩的对比。从诗中描绘的故事来说,诗人自己是很难以同样的“做旧”来接近那位女士的,“活力”似乎是其唯一的工具。虽然成功机率很低,但是诚意令人动容。

本诗作者艾米·洛威尔(1874-1925)是美国最杰出的女诗人之一,她诗中强烈的“女同”倾向在当时已经被有些人注意。不过,英雄惜英雄,美人爱美人自古有之,这首诗和其他几首类似的诗“发乎情,止乎礼义”也无伤大雅,并未引起太大争议。如今LGBT平权运动风起云涌,艾米·洛威尔的诗又重新被发现,成为“女同”的一面旗帜。抛开政治不谈,单从审美上来说,女性描写对女性的爱,确实别有一番滋味。

这里又要发一通个人的感慨。在“读睡”刚刚成立的时候,我们的作者、声优、家属和粉丝经常在线下聚会,我在那里遇到了多少各具风姿的女士,其中也有那种沁人心脾的“做旧的美”。今天,你们都在哪里呢?“读睡”丰饶的线下时光,还会回来吗?

荐诗 / 光诸(微信号:ghostinthezoo)
2019/06/24
 

 

第2294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