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一场魔术里,谁还在乎你怎么想?

 魔术师在工作

读吉姆·斯坦梅耶《让大象消失:魔术师的发明》有感

年复一年他们在追猎,
叛逃的钟表学徒,
改换门庭的
不肖之子,细察
门枢和齿轮的圆弧,
脚鸡眼和私藏的威士忌,
检视野猫的胡须
倾泄大海一般的财富
把钢和铜编织在一起,
用一个又一个季节
拔弄无穷无尽的琴弦
让它们精妙协调一同消隐,
向变形镜中的神灵祈祷,
诅咒忽明忽暗的煤气灯,
打断模仿者和小偷的腿,
在彼此的口袋上挖洞,
操纵噩梦一般巨大的银环,
无数次越过死人的尸身,
高举千百只被献祭兔子的纪念碑,
小心地把几里长的细丝
吹进它们肺的迷宫,
只是为了让一个女人飘浮
让一个女人飘浮
他们之中从来没有人想过,
征求一下她的意见。

作者 / [美国]尼克·比尔
翻译 / 光诸

 

The Magicians at Work

After Jim Steinmeyer’s book “Hiding the Elephant: How Magicians Invented the Impossible and Learned to Disappear”

 

Over the years they hunted,
the wayward apprentice watchmakers,
the disappointing sons who transformed
their surnames, hunted over acres
of hinges, cogs, calluses, hidden whiskey,
mustaches a breath from feral,
poured an ocean of fortune
into fabrications of brass and iron,
spent entire seasons strumming
massive harps of wire into perfect
calibrations of invisibility,
prayed to the gods of adjustable mirrors,
cursed the gods of temperamental gaslights,
broke the legs of imitators and thieves,
chewed holes in each other’s pockets,
harnessed nightmares of giant silver hoops
making endless passes over the bodies
of the dead, hoisted high a cenotaph
for hundreds of sacrificed rabbits,
breathed miles of delicate thread
into the lost labyrinths of their lungs,
all to make a woman float
to make a woman float
and none of them ever thought
of simply asking her.

NICKY BEER

 

上周一,我们介绍了一首“小yellow诗”,它把女人比作新的诗集,要“把她捧在手上,轻轻地打开她”。“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人不可能总是翻开新的感情篇章,但是新的诗集总是有益无害,而且,经常给人带来新的惊喜。今天这首《魔术师在工作》就是一首让人大吃一惊,然后又有无穷回味的诗。

这首诗的结构是典型的“抖包袱”,前面进行了二十多行豪华的铺垫,最后的两句急转直下,把全诗带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然后戛然而止。

好的“包袱”一在铺,二在抖。铺的过程虽然只是障眼法,但绝对不能含糊。《魔术师在工作》汲取了非虚构作品中关于历史上魔术师的工作的描述,其中既有真实的成份,也有纯粹的吹牛,用奢华的词藻和强烈的节奏感,把读者的情绪和期待抬到一个高点,然后重重摔下——这条尾巴是从哪只猫身上掉下来的?!

但是,虽然这样的结尾并没有逻辑的合理性,但它却和整首诗具有某种情感上的联系,而这种超越逻辑的情感结构正是诗歌最神秘,也最令人着迷的部分。

从最具象的方面来说,你可以把它看作一首女权主义的诗,它让我们思考在男权世界的复杂话语中,是否严重缺失对女性的关注?

即使不从女权主义的角度来看,这首诗也有击中我们的地方。在诗的结尾,我们发现自己的情感突然转到了“飘浮的女人”那一边。我们失去了参与某种复杂操作的机会,而只是被操作的对象,我们的情感被忽略,甚至和世界的联系都被切断了。

总有一些时刻,我们感到自己就是魔术舞台上那个飘浮的女人,没有人征求我们的意见,没有人问问我们的感受。

 

荐诗 / 光诸(微信号:ghostinthezoo)
2019/06/17
第2287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