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 | 陌头年少争旗鼓,溪雨急,浪花舞

0606

贺新郎 · 端午

深院榴花吐。
画帘开、束衣纨扇,午风清暑。
儿女纷纷夸结束,新样钗符艾虎。
早已有、游人观渡。
老大逢场慵作戏,任陌头、年少争旗鼓。
溪雨急,浪花舞。

灵均标致高如许。
忆生平、既纫兰佩,更怀椒醑。
谁信骚魂千载后,波底垂涎角黍。
又说是、蛟馋龙怒。
把似而今醒到了,料当年、醉死差无苦。
聊一笑,吊千古。

作者 / [南宋] 刘克庄

明天是端午节,也是高考第一天。两个日子奇妙地叠加在一起,心情略微有点复杂。屈原投江而死,本该悲伤,又一茬青年投入人生大考,又该励志。但实际上悲伤无由,励志亦难得。毕竟,屈原之死早已相隔两千年之远,而说起自己的高考,也是许多年前旧事。浮生若梦,此情此景,也许只有刘克庄这句“老大逢场慵作戏,任陌头、年少争旗鼓”可堪形容。“溪雨急,浪花舞”,那是又一代的青春。

刘克庄是南宋后期成就颇高的诗人,出身诗书世家,幼年随做官的父亲从福建莆田搬到京城临安生活,受业于鸿儒名师,可以说起点很高,再加上自己才思敏达,年纪轻轻文章就写得非常漂亮,俨然一颗冉冉升起的文学新星。纵然如此,他的“高考生涯”却也不怎么顺利,几次考试文章都不被考官喜欢。虽活得长寿,历经五个皇帝,“四次立朝”,每个皇帝几乎都征召过他,却都在朝堂待得不久,终生只做了几任地方小官。

刘克庄词以辛词为宗,兼师陆游,常借写长短句讽喻世相,抨击时政,满脸忧国忧民之色,可以说是南宋一代“词坛公知”。这首《端午》就表达了一个内心愤世嫉俗,表面云淡风轻的在野人士对端午节的一点点意见。

他说,屈原一生佩芳草,怀美酒,风度高迈,谁会相信千年以后,竟然会在江底为几个粽子嘴馋。假如屈原活到今天,还不如当年就醉死,免受嘲弄。刘克庄表面嘲讽端午风俗荒诞,暗里讥刺为政者粉饰太平。言辞戏谑,暗含机锋,难怪文章越写越好,官却越做越低。若穿越到现在,怕是也要被404。

荐诗 / 流马(微信号:heliuma)
2019/06/06

 

 

题图 /清院本《十二月令图轴之五月》

0total visits,0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