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什么也没有梦见的梦

0601

我昨晚
做了一个梦。
但我
什么也没有梦见。

作者 / 王诗雯(3岁)

这是今年春节期间,我记录下女儿的一首“诗”,半年多来,越发有些感触。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这一生,我们不会记得自己做过多少梦,而每一次的梦境,都仿佛我们分身在另外一个平行世界,过另外一种或幸福或不幸福的生活。好像我们遗落过的经历,从浑浊的记忆长河里把自己再一次捞起,任由我们面对自己曾湿淋淋的真实。

对我而言,不止一次做过最噩的梦是重新参加高考(今日高考倒计时第6天——当日值守友情腹黑提醒本文作者),其实高考并不可怕,但数学可怕。尤其对一个世代祖传文科生而言。当我想起哪怕是简单如勾股定理,都会勾起我两股战战,无法入定,几欲先走。而对刚满四岁的女儿而言,正是做梦的好年纪,树木是绿的,白云是白的,蓝天是蓝的,大海……也是蓝的,一切都还是它们本来该有的样子。这个色彩分明的世界,本该有属于它的斑斓和美好。就像我时常从女儿那里听到的一些新鲜的或让人啼笑皆非的词和句子,比如“我说的是很久之前的刚刚”,“开在海里的浪花叫海花”,“菜刀需要磨一磨因为它太慢了”……一笑之余,我们也会明白,因为单纯,所以才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见山水那就是一幅画。

可是于我们,已无暇顾及身外的风景,过去是回不去的过去,未来是茫然未明的未来,每天拖着沉重的肉身,去承受早已承受不来的轻。都说成年人的世界里哪有容易二字,其实也有,有很多,除了容易胖,还有容易伤感,容易生病,容易厌倦,容易把容易的事想得不容易,不容易的事又做得太容易。世界那么大,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前方的一根稻草,也许可以救命,也许就是压死骆驼的那最后一根。无论你怎么静,怎么修,怎么行,都不过是精神自我安慰的一剂迷幻药。今宵药醒何处,就在哪里倒地不起。任杨柳岸的晓风残月,也无法把我们从沟渠里唤醒。明月照着关山,只是这么白白得照着,再无其他。

但我仍然做梦,仍然不能自抑的醒来。

但我只想做一个什么都没有梦见的梦,在那里,我不知花开谢,不知身是客,不知少一人,不知所谓而谓之知一切。

正值六一儿童节,在此谨祝所有小朋友们都享受快乐,而大朋友们,都重新学会快乐。愿这个世界对每一个孩子都能温柔以待,我们这些成年人呢,对孩子温柔点就行了。

荐诗 / 王桀
2019/06/01

 

 

题图 / Quint Buchholz

0total visits,0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