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难得是清欢

0531

浣溪沙

风落芙蓉画扇闲。
凉随春色到人间。
乍垂罗幕乍飞鸾。

好把深杯添绿酒,
休拈明镜照苍颜。
浮生难得是清欢。

作者 / [宋] 朱敦儒

日淑风匀,时和气清,人却无依无着,像个稻草。

清茶的气味蒸腾着闲物,窗外的光线拨弄着叶子,这么好的时光,做点什么呢?我跑到唐朝,问李白,李白说:“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说得不错,但我嫌他太放浪,云汉太高,我上不去。

又问杜甫,杜甫说:“却忆年年人醉时,只今未醉已先悲。此身饮罢无归处,独立苍茫自咏诗。”——写得精彩,只是太苍茫了,我又学他作甚。

有个和尚也来凑趣,他打了个禅机,说:“偷得浮生半日闲”。——我亦没有山寺可供登览,亦不能参悟:既是浮生,那便浮着就是了,何必要偷偷摸摸、提心吊胆,硬挤出半日之闲呢?

我又跑,跑到宋朝,碰到了朱敦儒,他说:“清欢啊,清欢啊,浮生难得是清欢。”

果然还是宋朝的小日子好,像雨过天青的汝瓷。

既有深杯,只顾添上绿酒,莫问岁月,管它阴晴圆缺。如此浮生之中,闲不难得,醉不难求,难得的是放下。只有放下,才有清欢。

我刚想道声谢谢,朱敦儒就像那无定的黄鹂,又不知飞到谁家去了。

荐诗 / 陈可抒
2019/05/31

 

 

题图 / Ryo Takemasa

0total visits,0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