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爱人的心上,住着一窝小野蜂

未标题-1

两地

在灿烂的晨光中
住着一窝小野蜂
早上嗡嗡嗡
晚上不做声

一个妻子
走下木梯
脸色比空气还明丽
专心刷一双胶鞋
刷红泥黄泥的斑点
和水泥灰白的印迹
在无数路上走过的鞋
才会如此美丽

在湖蓝的晴空下
住着一窝小野蜂
早上嗡嗡嗡
晚上不做声

一个丈夫
倒向躺椅
长长的腿再不愿弯曲
一只泥鞋扔在墙角

还有一只不见踪迹
泥点撒了一地
路走了千里万里
正在幸福地呼吸

在清澈的泉流边
住着一窝小野蜂
早上嗡嗡嗡
晚上不做声

鞋刷好了
那么仔细
一双鞋新崭崭地放着
如果是一只还会刷吗?
好大的世界呀
秩序秩序秩序
银河涨水的时候
总能欣赏牧笛

在爱人的心上
住着一窝小野蜂
早上嗡嗡嗡
晚上不做声

作者 / 顾城

诗人在诗中孩子气地叫嚷:“好大的世界呀,秩序秩序秩序”。诗人想跳脱开这个世界的秩序,却又不得不服从这个世界的秩序。万物运转,自有其内在的秩序。失去了秩序,世界就会变得混乱不堪。

野蜂早上嗡嗡嗡,晚上不做声;鞋子沾上了泥点,就要刷干净;一双鞋子刷得新崭崭的,一只鞋子大概就不会再刷了。银河涨水的时候,总能欣赏牧笛。在诗人眼里,这些都是世界的秩序。

世界有了秩序,才会运行正常。诗中像童谣一样重复着“一窝小野蜂,早上嗡嗡嗡,晚上不做声”,大概这种“嗡嗡嗡”就是世界秩序的象征,它代表安定、有序、日常。无论小野蜂住在哪,总会早上嗡嗡嗡,不会晚上嗡嗡嗡。

诗题“两地”意指什么呢?是夫妻分居两地吗?大概是这样的。距离产生思念,走了千里万里的鞋子,带着彼此走向对方。鞋子不走的时候,心在走。一个人想念一个人的时候,会像小野蜂一样嗡嗡嗡,会像一只鞋子丢了另一只鞋子一样失去秩序。

一个妻子专心刷鞋子,因为那鞋是成双的;一个丈夫懒洋洋躺在躺椅上不刷鞋子,因为另一只鞋子不见踪迹了。好比是夫妻二人,成双成对在一起,总会认真生活,总会有那么多有意思的事情去做;孤身一人时,姑且就做个懒人,凡事爱谁谁,随它去吧。

荐诗 / 李小建
2019/05/14

 

 

 

题图 / Louis Toffoli

2044total visits,0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