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天,没人给我写信

0507

上帝给我写信

今年春天,没人与我写信。
除了上帝每天寄来一些云朵
这些遥远的信件,总是字体很大
塞满老套的关心:嘱托我
好好做一个动物,与狗为善
准点觅食,日落而息。必要时
可以偷窃,做梦,寻找爱情
勤劳地组织奇妙的一生
我每一天都认真拆信
认真地执行嘱托
诚恳地使用我的双手和大腿
童年起我就这样信任上帝
好像一匹套了麻袋的小马驹
忠于生存的直觉。
每个黄昏经过一座广场
我都想给上帝回信:我很好
偶尔失落,但生活幸福,从不消失
身体茁壮。太阳强烈时
我将勇于奉献,而不怯于领受
我必须告诉上帝我很好
和那些破碎的人一样好
和那些消失的人一样好
和戴上手铐的人一样好
和因爱获刑的人一样好
每个黄昏经过广场我都这样想:
上帝,请你看见我
请你看见我们。
每个黄昏,我这颗还在跳动的心脏
就是写给上帝的回信

作者 / 柿柿
选自 / 公众号:狗子岛

春天是最敏感的季节。乍暖还寒的天气,漫天飘扬的杨絮,考验着我们脆弱的呼吸道。更敏感的是时间本身,过去如倾城大雪,一积压就是三十年。三十年过去了,雪仍未化,真相依然又遥远、又寒冷。

不存在的不止真相,或许还有上帝?在太阳强烈的此处,上帝是别有用心的外来势力。墙垒森严,上帝的信是404了吗?亦或者,我们本就和马尔克斯笔下的上校一样,注定不能等来那封关键的、挽救我们余生的信笺。红色之爱揭露我们的下流龌龊,揭露我们只配被圈养、去交配的动物本质。而我们也学会动物的苟活方式,躲避猎人织成的天网,躲避虚耗精力的思考与反抗。

春天不停地来不停地走,我们降低功率,用隐幽的方式沟通交流。上帝的信或许从没写出、也不会寄来,重要的是保持心脏跳动。那是一颗人类的心脏,它看得到那些消失了、破碎了的名字,它流着因爱获刑的人们的血,它“勇于奉献、不怯领受”。它相信着“好”的存在,并将永远相信下去。

荐诗 / 松子
2019/05/07

 

 

 

题图 / Hossein Zare

928total visits,0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