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挤一滴柠檬,激发我这杯甜而无味的红茶?

0504

水分

蕴藏了最多水分的,海绵,
容过我童年最大的崇拜,
好奇心浴在你每个隙间,
我记得我有握水的喜爱。

忽然我关怀出门的旅人:
水瓶!让骆驼再多喝几口!
愿你们海绵一样的雨云
来几朵,跟在他们的尘后!

云在天上,熟果子在树上!
仰头想吃的,凉雨先滴他!
谁敢挤一滴柠檬,然后尝
我这杯甜而无味的红茶?

我敬你一杯,酒吧?也许是。
昨晚我做了浇水的好梦:
不要说水分是柔的,花枝,
抬起了,抬起了,你的愁容!

作者 / 卞之琳

小时候谁不觉得海绵神奇?好像那里面的水是永远挤不尽的,诗人所以说海绵容得下多少水分,就容得下他对海绵多大的崇拜。而这无穷无尽的水又像孩子无穷无尽的好奇心。“握水的喜爱”,强调了水与海绵的神奇关系,那充满弹性的触感,分不清是水的属性还是海绵的属性。诗的第一节,充满童心。

第二节笔意忽转,想到沙漠中孤独的旅人和骆驼,喝不尽的水瓶和神迹一样跟随的雨云,可以说悲心毕露;第三节仍然在表达这样一种水的仁慈,不过相比第二节,更加独特。读者可以设身处地的想象,当你怀着饥渴,来到一棵树下,想要摘取树上的水果时,一滴凉雨突然滴到脸上,应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一种难以言传的美妙,沁人心扉,冰凉而又温暖。而紧接着的下一句,“谁敢挤一滴柠檬,然后尝我这杯甜而无味的红茶?”貌似在说那一滴凉雨就像一滴柠檬般醒神,而同时又将思绪突然跳跃到其他地方,表达起某种情感方面的“挑战”,似乎在说,你敢不敢像那一滴柠檬滴落,好激活我这无味的红茶,让它变得鲜美。

废名在他的新诗讲义中,专论卞之琳时,曾谈到过这首诗,点评起来,可以说句句体贴:“这种诗真是可爱,作者不但遇事见其新鲜的人,他又是一个热情的人,这首诗便是他的热情。文章怎么这么会写?感情怎么这么不浮泛?他真是写出水分的感情来了。诗没有不明白的地方,只是空灵而突兀,首章我读之喜爱,二三章为其关怀所动,四章为之悲伤,我真是同情于诗人之思。不要说水分是柔的,你看你看,花抬起来了,抬起了她的愁容!不是水分的因缘么?”

荐诗 / 流马
2019/05/04

 

 

题图 / Jungho Lee

4853total visits,0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