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室鲜花再美,无人会来亲吻

1

鲜花

鲜花在温室里生长。
天花板将鲜花守护。
粗壮的花根日益丰满
朵朵花瓣含苞待放。

人们为鲜花施了苦钾
和许多其它的化肥,
为了让褐黄的三色堇
看起来圆润明亮。

鲜花在温室里生长。
人们给予鲜花光亮和泥土
不是为了将它们可怜
亦非为了将它们爱护。

在节日,它们被用来赠送礼物,
但我——我害怕它们的命运,
在花园中生长的味道
它们无论何时也闻不出。

人们不会亲吻这些鲜花,
黄蜂也不在它们这采蜜,
它们无论何时也猜不到,
湿润的泥土意味着什么。

作者 / [俄罗斯] 贝拉·阿赫玛杜琳娜
翻译 / 张政硕

Цветы

Цветы росли в оранжерее.
Их охраняли потолки.
Их корни сытые жирели
и были лепестки тонки.

Им подсыпали горький калий
и множество других солей,
чтоб глаз анютин желто-карий
смотрел круглей и веселей.

Цветы росли в оранжерее.
Им дали света и земли
не потому, что их жалели
или надолго берегли.

Их дарят празднично на память,
но мне — мне страшно их судьбы,
ведь никогда им так не пахнуть,
как это делают сады.

Им на губах не оставаться,
им не раскачивать шмеля,
им никогда не догадаться,
что значит мокрая земля.

Белла Ахмадулина

贝拉·阿赫玛杜琳娜(1937-2010)是俄罗斯二十世纪下半叶最著名的女诗人之一,十五岁开始写诗,初期的诗作已可与名家的作品媲美。尽管如此,她登上文学的奥林巴斯之峰却困难重重,因为阿赫玛杜琳娜并没有与丈夫分享她对诗歌的热情,另一方面,她的丈夫只想让她做一个好妻子与好母亲。

阿赫玛杜琳娜18岁时便与著名诗人叶甫盖尼·叶夫图申科结婚,然而两人的婚姻非常短暂,1956年,阿赫玛杜琳娜写下《鲜花》一诗,这首诗很好地道出了这一对年轻夫妻的关系。彼时叶夫图申科已是一位公认的诗人,诗人获苏联各州的财政支持与奖励,这一对年轻的诗人伉俪生活富裕,居住在一幢豪华的公寓,甚至还有自己的管家,这在苏共二十大时期的苏联是极其少见的。但与此同时,丈夫完全不同意阿赫玛杜琳娜成为诗人的愿望,这便是在这对夫妻之间争吵不断、矛盾爆发频繁的原因。因此,阿赫玛杜琳娜在这首诗中将自己的比作温室的花朵也不足为奇。尽管阿赫玛杜琳娜欣赏这些花儿,但对这些花儿毫无羡慕之情。毕竟“人们给予鲜花光亮和泥土/不是为了将它们可怜/亦非为了将它们爱护”。尽管阿赫玛杜琳娜也喜欢安宁富足的生活,但她清楚为此要放弃成为一名诗人的梦想,为此要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丈夫,这样的未来也让阿赫玛杜琳娜绝望至极:“我害怕它们的命运。”对阿赫玛杜琳娜而言,真正的幸福是内心自由和施展才华的机会,因此,她写起这些温室中的鲜花,宛如讲述自己的生活。

这些鲜花的命运吓到了诗人,在她看来,她在婚姻中一点一点丧失自己,这段婚姻也在慢慢扼杀她的人格。因此,在意识到这一切之后,阿赫玛杜琳娜准备与这一切挥手作别,牺牲富足的物质生活,为了能够活出自己的心声。

荐诗 / 张政硕
2019/04/26

 

 

题图 / Brooke DiDonato

3021total visits,0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