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将至,让我们唱起斯塔克家族之歌

Corinne Reid

斯塔克家族之歌

斯塔克是往昔漫长的夏日,
也是如今凛冽的寒风。
风雪暴烈似无尽头,
冰霜之上无数大军踏上征程。
当大战降临封臣的双肩,
染血的箭矢飞向天堂,
北境不会忘记青春的牺牲。
无论出身高贵还是低贱,
一同骄傲地直面漫长的黑夜,
我们是共享尊荣的弟兄。
旧神在凝望,
不言不语成竹在胸。
凛冬将至。
人云亦云空口难凭。
唯有我辈洒尽热血的光辉时刻,
低语的鱼梁木伟岸伫立俯视众生。

作者 / [美国] 米亚·毛拉
翻译 / 光诸

House Stark

Stark are the days of long summers past.
Now the frigid icy winds, blizzards and snow will last.
Upon the frost do numerous armies march.
Towards the heavens do their bloody arrows arch, as
The North remembers all the young who have fallen,
As the Great War rises upon sworn bannermen.
Brothers of honor, born low or born high,
All must stand proud against The Long Dark Night.
The Old Gods watch, always silent and sure.
Winter is Coming.
They’ve all said that it would.
And until the glorious day when we all die
Shall the whispering weirwoods stand high.

Mya Maola

终于又到了这样一个时刻,周一天大的事都可以暂时放下,看完当天的《权力的游戏》再说。如果今晚你已经看完《权游》,那么就和同样迷这部剧集的“读睡”一起,读一首《斯塔克家族之歌》吧!

这首诗并非出于《权力的游戏》原著作者老马丁之手,而是一位《权游》剧集或者原著小说《冰与火之歌》的铁粉写的。她给剧(书)中的每一个家族都写了一首诗,其中《斯塔克家族之歌》首当其冲,也写得最为出色。这首诗很有古典英文诗的感觉,我翻译的时候还有一点小激动。

那么问题来了,《权游》中的故事是对封建时代欧洲历史的模拟,当时欧洲的历史已经距我们很遥远,而《权力的游戏》又只是历史的一种歪曲的镜象,为什么它的故事会让我们着迷,为什么作为它的衍生品,一首粉丝写的诗会让我们激动?

很多人已经注意到了《权游》和多数好莱坞产品的不同,有人说它更“真实”,有人说它更“残酷”,也有人说它“表现了人性的复杂”,其实都有点流于表面。我愿意在这里提供一条思考的线索:《权游》里悄悄地铺进了一种和当今流行文化截然不同的价值观。

要了解好莱坞的主流故事的价值观并不难,看看美国的《独立宣言》和联合国的《世界人权宣言》就都清楚了。“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

这样的价值观和一种世界观紧密联系:个人利益和社会利益并无矛盾,个人追求幸福是全体人体实现幸福的手段,对每一个人权利的侵犯就是对全体人类的侵犯。因为生命是追求幸福的先决条件,所以个体生命的价值是近乎无限的。

很显然,这样的思想是相当晚近才产生的。在更长的历史时期里,人类都遵循着非常不同的道德律。虽然各个族群的道德律并不相同,但都基本上可以概括成一句话:“对自己人要好,对敌人要狠”。至于谁是自己人,谁是敌人,自己人和敌人是不是也分三六九等,这是一门叫做“政治”的艺术需要解决的问题。

所以,我们看到了《斯塔克家族》之歌中,我们看到了可以为了彼此牺牲生命的兄弟情,也看到了飞向敌军的带血的箭矢。在这里是没有什么“生命无价”的,为了族群牺牲自己是无上的光荣,至于敌人的死亡更是不足挂齿。这并不是我们熟悉的影视世界,并没有个人背弃家庭成了摇滚明星,也没有仅靠理解和爱就让火龙和人类成为好朋友。

当然,老马丁是绝顶聪明的,他并没有抽掉当代“普适价值观”的所有支柱。他小心地安排着故事里的男女比例,给人一种“平等”的感觉;他重视书中每一个人物,在杀掉他们之前表达了对个体生命的极大尊重;最终,他很鸡贼地安排了全人类大战僵尸的结局,从而消解了很多问题。但是,这部书和它改编的电视剧仍然向我们提出了严肃的问题:为什么我们被《疯狂动物城》所体现的当代“普适价值”感动的同时,又因为《斯塔克家族之歌》中体现的古典道德激动不已?

其实,“普适价值”未必真的那么“普适”,甚至未必是人类进步的必然。这种价值观的基础第一在于“绿色革命”解决了人类的粮食问题,第二在于二战后美国主导的集体安全体系,第三在于冷战结束后特殊的国际形势。除了第一条之外,后面的两条都是相当脆弱的。和“人类共同体”平行的事实是,各种小共同体又在重新形成、觉醒和自我定义中。此时,应当如何调整我们的价值观?这是一个值得每一个人思考的问题。

所以,《权力的游戏》不但是流行文化的最强音,也是一个新时代的先声。“凛冬将至,人云亦云空口难凭”,每个人都到了需要思考和行动的时候了。

荐诗 / 光诸(微信号:ghostinthezoo)
2019/04/22

 

 

题图 / Corinne Reid

1840total visits,0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