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晚春的闲花,在无人处落落落

0417

晚春

昼静帘疏燕语频,
双双斗雀动阶尘。
柴扉日暮随风掩,
落尽闲花不见人。

作者 / [唐] 元稹

或许是因为太忙,总想在下班后挤点时间读几页书,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人觉得,自己对当前生活尚有一丝掌控,能做点想做的事。

读这首小诗的时候,有种劈头盖脸之感,一下回到了童年。那时,家乡还有村野的样子,河水尚清,鱼儿畅游。大人们喜欢到田间地头转悠,或在村外的桥头闲扯。有外乡人骑车路过,他们也要猜猜他是附近哪个村庄的。

那时,我喜欢一个人在院里晒下午的太阳,半眯着眼,倚在板凳上,什么也不想。周围是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它们在院子里蹦蹦跳跳,东啄下西啄下。我偶尔跺两下脚,听它们呼啦啦飞到墙头上。

一到墙头,麻雀们不说话,警觉地左顾右盼,互相对视,似乎不知发生了什么。这时安静得会让人以为,周围似乎没了空气。如果村外正巧路过一辆摩托,由远而近的马达声会将人从刚才的真空中拉回现实。

傍晚时可能会起风,将半掩的大门吹动,两扇门轻轻撞到一起,像一对分别了半天就百倍思念的情人。天色晚了,父母还未回家,我便出门到村边瞧瞧,喊他们回来做饭。

这首《晚春》大约就是记录了这样的悠闲时光,而这简单的几句又没有如此多细节,更疏淡、更安静、更透明。诗人似乎不是在场者,他变得澄澈而干净,不染一尘地看着周围:花儿不是为谁开,也不是为谁落,自有花的节奏。

我也想成为晚春时候这样的闲花,在无人处,自在地落,落,落。

荐诗 / 冬至
2019/04/17

 

 

题图 / Monica Rohan

2088total visits,22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