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真的来了,黑洞绝不让步!

未标题-1

黑洞

别的事物都有阴有阳。
而你——你有什么?
你的测地线奇点绝不让步。
你怎么既无限地大,
又无限地小?
占星师可是因此走火入魔?

作者 / [英国] 乔安娜·蒂尔斯利
翻译 / 刘宛妮

BLACK HOLE

Everything else has its yin and its yang.
But you – what do you have?
Your geodesic singularity gives no quarter.
How is it that you are infinitely vast,
and yet infinitely small?
Is this the point where magi lose their minds?

Joanna

别的事物都有阴有阳,而你的测地线奇点绝不让步。

倘若宇宙有始有终,则阴阳的理论站不住脚;倘若一切无始无终,则测地线奇点的说法不攻自破。

直接让易经和广义相对论对话,我们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倔强的黑洞。一个由计算得出、又反过来质问一切计算的黑洞。

黑洞是极大质量的浓缩,其周围的时空夸张地弯曲,任何物质和辐射都会被吸入其中,连光线也无法逃脱。

时空弯曲是广义相对论中的概念,是引力产生的原因。事实上时空弯曲是无处不在的,只要有有质量的物体存在,就有时空弯曲,而时空弯曲产生引力。现在你坐在椅子上不动,就是在克服时空弯曲;而隔壁吵架的夫妻丢向电视的沙发垫,则是沿着时空弯曲中的最短路径在自由运动。这个最短路径,就是测地线。

也就是说,测地线是物质在不受力(引力除外,在广义相对论中引力不是引力,只是时空弯曲的表现)的自由状态下的运动轨迹。对于黑洞来说,测地线就是那些可怜的物质奔向它时走过的路径——别管是阴是阳,先吃掉再说。

而奇点是黑洞的极端形式,或者说是黑洞的核,也就是一种比黑洞更不可理喻的东西,目前只存在于争论不休的科学家们的理论之中。奇点是质量无限大、时空曲率无限大、什么都无限大的一个点,是大爆炸宇宙论所追溯的宇宙演化的起点,也是宇宙倘使坍缩最终回归的终点:奇点是时空的起点和终点。

你怎么既无限地大,又无限地小?

而你——你有什么?

奇点同时也是一个集中了关于宇宙观的所有疑问的点。这些疑问是诸如物质一直分下去是什么、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类人类几千年前就问了、而至今依然没能圆满解答的问题。

从第一次仰望星空起,懵懂的灵长类动物就已经在发问,那些疑问走过了那么短又那么长的人类历史,依然没有得到答案。我是谁?我来自哪里?世界从何而来?

这首诗有趣,看似歌颂科学的荣光,实际上却三言两语就把现代科学问住了。科学擅长描述现象、解释现象,却总是被现象牵着鼻子走,走进去了就走不出来。所以科学研究做到最后,留下的依然是一大堆疑问。

诗也是一样的,许许多多的回答仍旧安抚不了最初那几个疑问。虽然诗人喜欢说大话、为人师,讲些结论性的话语,但那些解不开的疑问还是会在夜里跳出来扰人清梦,“这个不可见的黑暗之火焰,以繁星为其火花的,到底是什么呢?”

我说这诗也可以反过来写,诗题叫《八卦》:

别的事物都有始有终。
而你——你有什么?
你的亢龙有悔绝不让步。
你怎么既无限地黑,
又无限地白?
科学家可是因此莫衷一是?

诗人和科学家是不想“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的人的代表。诗和科学是人类试图接近真理的两条途径,却不小心就会变成人类自恃自傲的帮凶。对于疑问,一门心思的穷究和天真烂漫的断言只是走上了不同的岔路。

两条岔路中间可有一条真正通往彼岸的暗道?或许在量子纠缠的感应里,或许在菩提本无树的禅语中,有曲径通幽。

荐诗 / 刘宛妮
2016/02/05

三年前,我读到、翻译这首诗后不久,人类看到了引力波。三年过去了,人类看到了黑洞。从哥白尼到爱因斯坦再到今天,我们的科学一直艰难却坚定地向上爬着,我们一直在追问我们在哪,我们是谁,世界的真相是什么。渺小的人类的这股自命不凡的劲头,今晚,让人热泪盈眶。

荐诗 / 刘宛妮
2019/04/10

2907total visits,10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