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节清明桃李笑,野田荒冢只生愁

0405题图

清明

佳节清明桃李笑,野田荒冢只生愁。
雷惊天地龙蛇蛰,雨足郊原草木柔。
人乞祭余骄妾妇,士甘焚死不公侯。
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丘。

作者 / [北宋] 黄庭坚

清明时节,桃李芳菲,正是人间四月天的好时候。然而桃李在笑,却因为清明,让人心生哀愁。诗人见野田荒冢,触景生情,无法不想到死亡。想那齐人乞讨祭品果腹,却回家在妻妾面前夸耀;而介子推宁愿焚烧而死,也不愿出山做官。齐人和介子推,一个鲜廉寡耻,一个气节高尚。无论贤愚,千年之后,都埋没于荒草野冢之中,“满眼蓬蒿共一丘”。

此诗是黄庭坚被贬广西宜州时写下的。他的愤懑、失落与绝望,都在这首诗中写尽了。是愚是贤已经不重要了,到头来,都不过是“荒冢一堆草没了”。此时的黄庭坚,大概已到了“生死看淡,爱咋咋地”的境界了吧。

我工作的地方就位于上海的宜州路,一日闲来查阅关于宜州的资料,看到关于黄庭坚的一则轶事,曾记载于陆游的《老学庵笔记》中:“鲁直至宜州,州无亭驿,又无民居可僦,止一僧舍可寓,而适为崇宁万寿寺,法所不许,乃居一城楼上,亦极湫隘,秋暑方炽,几不可过。一日忽小雨,鲁直饮薄醉,坐胡床,自栏楯间伸足出外以受雨,顾谓寥曰:‘信中,吾平生无此快也’。未几而卒。”

现在想来,黄庭坚说“吾平生无此快也”,那也许是真快乐。死之将至,他已看淡了那些功名利禄、愚贤忠佞和政治抱负——都随它去吧。将脚伸出城楼的栏杆外淋雨的黄庭坚,在那一刻,似乎已卸下了所有的重担和包袱,回归为一个自然的人、一个单纯的人、一个自由的人。也因此,他终于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单纯的快乐,他可以像个孩子一样嬉笑着说,“吾平生无此快也。”

荐诗 / 李小建
2019/04/05

 

 

题图 / Garil Kelly

3225total visits,19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