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我的船,我的岸在喊我

未标题-1

海上

“你我的区别,就像松鼠
和高高的水杉,饮雪的人与砍花的人。”
昨夜灯光穿过雨水,落在这海的城市。

他整夜
听着众天使们轮廓消失的声音
想象他们越过梦里的灯塔、屋顶和餐桌。
堆积如山的鲸鱼仅仅是一次道别。

“我没有我的船。我的岸在喊我。
我在赴约的路上,遇见另一些溺水的我
平静而安详,并不期待救援。”

天亮后,他去看退潮。
一个人,湿着身子,他看蓝色的云。
那从高空降下的光线不断延伸着
在某处,在一个最低的角落
暗中洗亮所有过去的失败和沉沦。

“昨夜灯光穿过雨水,落在这海的城市。”
海水起伏,托着他一生的睡眠。

2014.3

作者 / 颖川

起初,我有些惊讶于这样的语句中展现出来的异质感,诗人似乎来自另一个世界——那世界与我们身处的世界如此相似,却又不同。

诗人似乎以一门再无人使用的语言,为一个失落的宗教传道——

“他整夜
听着众天使们轮廓消失的声音”

后来,他又以这带有异质感的语音说话,有多重声调,几经辗转,竟有了几分超度自我(“另一些溺水的我”)的怪异意味,这同时也提醒了我们,诗中的“你我”,“他”,也许只不过是诗人分裂出来的“另一些我”。

这裂开的像,以脱身凡俗的想象力,在诗行间建构了某种失落的秩序,内心的景象不断迎来光线的折射、延伸,色泽变幻,梦中事物一次次现身……

但一切,归于“一个人”,归于一句诗的再度现身——

“昨夜灯光穿过雨水,落在这海的城市。”

首段的这句诗,又借某人(或某个“我”)之口复述出来,在纸上“还魂”,仿佛我们可以就此懂得诗人想要托出的命运之谜。

荐诗 / 丝绒陨
2019/04/04

 

 

 

题图 / Małgorzata Sajur

2320total visits,0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