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年号“令和”出自《万叶集》?不,它更早出自这篇中国人的赋

未标题-1

归田赋

游都邑以永久,无明略以佐时;徒临川以羡鱼,俟河清乎未期。感蔡子之慷慨,从唐生以决疑。谅天道之微昧,追渔父以同嬉;超埃尘以遐逝,与世事乎长辞。

于是仲春令月,时和气清。原隰郁茂,百草滋荣。王雎鼓翼,鸧鹒哀鸣;交颈颉颃,关关嘤嘤。于焉逍遥,聊以娱情。

尔乃龙吟方泽,虎啸山丘。仰飞纤缴,俯钓长流;触矢而毙,贪饵吞钩;落云间之逸禽,悬渊沉之魦鰡。

于时曜灵俄景,系以望舒。极般游之至乐,虽日夕而忘劬。感老氏之遗诫,将回驾乎蓬庐。弹五弦之妙指,咏周孔之图书;挥翰墨以奋藻,陈三皇之轨模。苟纵心于物外,安知荣辱之所如?

作者 / [东汉] 张衡

 

今天日本公布了新年号“令和”,出自日本最早的诗歌总集《万叶集》卷五《梅花之歌三十二首并序》:“初春令月,气淑风和。”

令乃美好之意。初、令、淑、和,概是一派欣欣景象,都是能够做为年号的好字眼。日本过去共有个274年号,504个汉字,重复很多,其实只用了72个汉字。比如“和”字,就有“明和”、“享和”、“昭和”等19次出现,而这个“令”字倒是第一次做为年号出现,也足见其苦心了。

以往,日本的年号都从中国典籍中提炼产生,如《尚书》、《易经》等,这一次,日本首次从本国古籍中确定新年号,不过,究其本源,妥妥的仍然是中华文化。

“令月”是汉晋时常用的词语,唐以降便出现得不那么频繁了。日本最早的诗歌总集《万叶集》成书于八世纪,正值唐代,其中也颇多向先唐文化学习之作,“初春令月,气淑风和”亦是如此。汉代张衡《归田赋》便有句:“仲春令月,时和气清”。

张衡此赋,主题“归田”,先写事业难成,再写田园美好,又写世事险恶,最后写自己心胸旷达。“苟纵心于物外,安知荣辱之所如?”如果跳脱在世事之外,种种荣耀屈辱也就不算什么了。

这种思想也正是“仲春令月,时和气清”的基础。世事如此艰难,若是没有淡然的归隐之心,又怎能愉快地享受到“令和”之美呢?

关于“令和”二字,有人声称它的出处是《查抄和珅家产清单》“乃令和珅自裁”,这当然是一个玩笑。其实,我中华文化底蕴深厚,“令和”实在是比较常见的一个搭配,比如说,南齐江谧字令和,北魏赵邕字令和,隋朝乞伏慧字令和……

加油吧,令和!

荐诗 / 陈可抒
2019/04/01

 

 

题图 / Kyutae Lee

1170total visits,0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