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日,在古老的歌谣中梦一场

0321.webp

我们来梦一场

拓奇乌伊钦这样说,
科尤奇乌伊基这样讲:
猛然从梦里醒来,
我们只是来梦一场,
不是那样,不是那样,
我们来不是要活在地上。
好像青草在春天
我们的命是一样。
我们的心生长,长出
我们花蕾的肉身。
有些展开花冠
转眼就枯黄。
拓奇乌伊钦这样讲。

作者 / [阿兹特克] 拓奇乌伊钦·科尤奇乌伊基
翻译 / 范晔
选自/《镜中的孤独迷宫》(2019年增订新版,花城出版社)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30389942/

SÓLO VINIMOS A SOÑAR

Así lo dejó dicho Tochihuitzin,
así lo dejó dicho Coyolchiuhqui:
De pronto salimos del sueño,
sólo vinimos a soñar,
no es cierto, no es cierto
que vinimos a vivir sobre la tierra.
Como yerba en primavera
es nuestro ser.
Nuestro corazón hace nacer,
germinan flores de nuestra carne.
Algunas abren sus corolas,
luego se secan.
Así lo dejó dicho Tochihuitzin.

TOCHIHUITZIN COYOLCHIUHQUI

开年三月有余,动动荡荡的,总听得脑内有个声音不依不饶地念叨:这不是你想要的生活,这不是你想要的生活……活脱脱快要把自己过成《奥丽芙·基特里奇》里的主人公:“当时她脑中不停地想,这不可能是我的人生。如今,她想到,自己的一生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想:这不可能是我的人生”。想反驳那个声音说,有什么是真的非此不可的?就这样,又从故纸堆里拎出这首古谣来。

歌谣的作者科尤奇乌伊基生活在14世纪末至15世纪中叶的阿兹特克古国,是特诺奇蒂特兰第四任国王的儿子,阿兹特克帝国的鼎盛时代正是从他父亲伊兹克阿特在位时期打下的基业开始的。写下这首诗的时候,他不会知道一百年后的阿兹特克国王会向西班牙船队打开城门,也没有看见1521年特诺奇蒂特兰城陷落,国王脚下浸满油的木柴被点燃,整个世界在雨中沉寂,仿佛被消音了。

曾经属于科尤奇乌伊基的城池,如今是墨西哥城的中心。人世时光短暂,不过梦一场罢了,有多少东西像阿兹特克,一朝繁盛,一朝尽毁。“展开的花冠,转眼就枯黄”,直到有人用西班牙语译出行吟王子的纳华特语歌谣,千百年后的人又听见拓奇乌伊钦这样讲:我们只是来梦一场。

又是一年世界睡眠日x世界诗歌日。读首诗吧,做个梦吧。致没什么非此不可的人生。

荐诗 / 汪天艾
2019/03/21

 

 

题图 / Amy Friend

597total visits,16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