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岁的孩子和一群梦话 | 写在读首诗再睡觉的生日边上

0311题图

脑海

一个坏念头
和一个好念头
撞在了一起

一个噩梦
后面跟着一个美梦
和一群梦话

一个记忆
想起来的时候是岛
想不起来的时候
是茫茫的海水

作者 / 芋头(六岁)

今天这首小诗,作者是南京一位名叫“芋头”的6岁小朋友,这是她在绘本大师熊亮的艺术课上的作品。我们今天也邀请了一位6岁的声优小朋友,来朗读它。

6岁,也是我们“读首诗再睡觉”这个小小公众号的年龄,今天也是读睡的生日,我们坚持了2191天,每晚10点,推送一首好诗给大家。读睡和6年前的今天一样,依然是一张图、一首诗、一段推荐诗的文字,没有大的变化——除了每晚多了精彩的朗读。读睡的主编、诗人、译者、声优、版面值守,来来去去,有许多人在这里分享过自己的故事与读诗的心得,为读睡付出了自己的精力与心血,今天我想特别再向你们每一位表示感谢。

记得在6年前的一次读睡线下聚会上,一位记者朋友问我:“你创建了读睡,觉得它能够读多久?”那时我被一种莫名的激动充满着,“只要有爱诗的人,我想我们可以永远读下去吧。”

“永远读下去……”这简直就像是一句梦话,我大概是忘了还有“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一句实话。没错,那时的我,和我们就是在做梦。就像E·B·怀特这样说过:“每个人在他的人生发轫之初,总有一段时光,没有什么可留恋,只有抑制不住的梦想,没有什么可凭仗,只有他的好身体,没有地方可去,只想到处流浪。”一件有价值的事,也是如此吧。

可是当时间慢慢过去,你就会有需要留恋的人、需要留恋的事物,身体也变得糟糕了,想要有一个地方安顿下来,不想再到处流浪。有许多曾被认为是“永远”的,都成为了“过去”。对于读睡到底能够读多久这个问题,我时常想起当初的回答,但“永远”不再是一个执念了。我依然相信,永远有新人读着、写着、热爱着诗歌,但是不是一定要在“读睡”,并不那么重要。

值得高兴的是,因为读睡的存在,至少有三对黑手或声优在这里找到了生命的另一半。其中有大家熟悉的光诸,他和夫人夏小茶因为读睡认识,他从北京搬去了成都定居;大家喜爱的声优老腻和石雨田,因读睡走到一起也快6年了;还有黑手李小建和六弟,他们今年初刚领了证……应该还有更多人没有收获爱情,但收获了许多生命中的安慰,那也是很好的。

我自己的生命,一直因为读睡发生着剧烈的变化,比如结识了无数意想之外的朋友,比如在上海收获了很美好的四年时光,比如爱过很好的姑娘。回想起来,记忆翻腾如大海。

如果“读首诗再睡觉”可以理解为“做个梦再睡觉”的话,它本身就是一场梦,不然,哪有先做梦再睡觉的呢?我想,人生的本质就是一些梦想,因为这些梦想,我们塑造了各自的生活;而诗的本质就是一些梦话,因为这些梦话,我们教会自己如何塑造现实。虽然现实在很多时候是那样苍白、乏味、恶心、压力重重叫人痛苦,可我们是能通过梦境来将其修改为快乐、丰富、幸福、情意绵绵……

所以,今天就推荐芋头——这位和读睡同龄的小诗人的梦话吧:每一个噩梦,后面都跟着一个美梦,和一群梦话。

荐诗 / 小范哥
2019/03/11

 

 

题图 / Beth Hoeckel

2687total visits,8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