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啊,你们是永远的风景

14513740024940 56-1F91Q05520

河满子·陪杭守泛湖夜归

溪女送花随处,沙鸥避乐分行。
游舸已如图障里,小屏犹画潇湘。
人面新生酒艳,日痕更欲春长。

衣上交枝斗色,钗头比翼相双。
片段落霞明水底,风纹时动妆光。
宾从夜归无月,千灯万火河塘。

作者 / [宋] 张先

春天到了,世界便美丽起来,草长莺飞的景象自不必说,不过你想过没有?春天的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天气暖了,女孩子们开始四处活动了,于是世界才随之美丽起来。

比如张先这首《河满子》,趁着春日泛湖的好心情,记录种种美好的画面,处处都在写景,可是定睛一看,女子们才是景色的灵魂担当。

春天的色彩虽然斑斓,唯有女子,才有“风纹时动妆光”,使种种色彩灵动起来;春天的花朵虽然美艳,唯有女子,才好“溪女送花随处”,使朵朵鲜花点缀四方。说起“人面新生酒艳”,那必是女子,方能担得起“酒艳”二字;说起“日痕更欲春长”,那必是女子,才能延绵如此旖旎的情致,否则,男人们见鬼去吧!若是没有女子,世界将只剩下漫漫长夜。

女人天生就是美,而又创造着美。一件衣裳,也要“交枝斗色”,小小金钗,也要“比翼相双”。这样的小组合,简约而不简单,小细节,小变化,就能生出无限多的花样,我们懂的。

张先与诸位同伴归去时,天上无月,却并不觉得不快,只因为河塘中有“千灯万火”,美景不在天上,自在人间也。贴近心灵的才是最好的,谁都明白这个道理。正如男人们春天时经常走上街头,看的其实也不是什么自然风光,而是你们啊,美丽可爱的女子。

另:说到钗,最近有种荒谬的说法——“五代以及唐宋大部分诗词里提到钗这个字眼的时候,往往都带有性暗示”——这是大错特错的。

微信图片_20190308220933

男人和女人在床上摔跤,确实会有金钗碰撞玉枕之声,但是,并不能说只要金钗玉枕相碰,便是摔跤造成的。

至于说提到“钗”字,便“往往都带有性暗示”,就更荒谬了。现代人在追求不同的摔跤姿势的时候,常拿枕头来加以辅佐,但你不能一提到枕头,就立刻想到新姿势。这是一样的道理。

晚唐五代时诗人们喜欢写些香艳的句子,用到“钗”字很多,但与性相关者并不多,试举一例:

香侵蔽膝夜寒轻,闻雨伤春梦不成。
罗帐四垂红烛背,玉钗敲著枕函声。
——韩偓《闻雨》

香闺中的姑娘闻雨而伤春,于是夜深难寐、不能安寝,头上的玉钗时时地敲着玉枕发出声音,这和摔跤没有半毛钱关系。若是登徒子见此画面,也能想到不可描述之事,那便是纯属个人问题,须要好好学一学《大学生思想道德修养》才是。

随便看一看唐宋的诗词就会知道,大多数玉钗都是规规矩矩的描写。若是写松钗,那所写定当是美景,若是写荆钗,那所写定当是贫苦,就连金钗也有很多足可叹怜之事,元稹写“谢公最小偏怜女,嫁与黔娄百事乖。顾我无衣搜画箧,泥他沽酒拔金钗。”如此惹人泪目之作向来非少,怎么会一提到“钗”字便有摔跤的想法呢?

并且,金钗玉枕的碰撞,是有严重的时令限制的——玉枕,即是玉饰之枕,也可以是瓷枕、石枕的美称,这么硬的东西,一般只有夏天纳凉时才用。如此不方便的梗,怎么能满足古代人对于摔跤的热情和花样呢?

荐诗 / 陈可抒
2019/03/08

 

 

题图 / 丁立人

3252total visits,7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