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树下,樱花入菜,樱花入汤

0306

俳句选

12

繁花灿开——
悲哉,我居然无法
打开我的诗囊

20
把富士山之风
收于我扇中,当作
江户土产!

43
笨笨地,在暗处
想抓萤火虫
却抓到荆棘……

49
八月十四——
明日即届不惑,
今宵仍三十九岁之童

97
杜若花开——
开出我心中
一首新俳!

118
我想醉卧在
石竹花盛开的
石头上……

233
樱花大餐——
樱花树下,樱花
入菜,樱花入汤……

237
即使在京都,
听见杜鹃啼叫,
我想念京都

273
要了解我的心吗
用一花
和一乞食之钵吧

作者 / [日本] 松尾芭蕉
翻译 / 陈黎、陈芬龄
选自 / 《但愿呼我的名为旅人》 雅众文化

很早之前读过松尾芭蕉的部分俳句,为他玄妙精炼的诗句赞叹不已。比如“寂静,蝉声入岩石”,让人立即感受到夏日里聒噪蝉鸣的强度,也有“蝉噪林逾静”的辩证;比如“旅中正卧病,梦绕荒野行”,有羁旅之苦;比如“闪电在手,黑暗中当烛光”,有坚毅的气魄;比如“章鱼壶中梦黄粱,天边夏月”,是轻盈的玄妙。所以,我觉得这位漫游四方的苦行僧,写诗颇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气势,是非常严肃的、深沉的,与世俗生活遥遥相对。虽是佩服,但我总觉得在情感上与他有些遥远。

这次读了《但愿呼我的名为旅人:松尾芭蕉俳句300》非常惊喜,松尾芭蕉的形象变得丰盈起来。我从书中选了九首,你能明显地感到,芭蕉还是个接地气、有人情味、潇潇洒洒的人。

松尾芭蕉是爱花之人。在第12首中,他看见繁花灿开,便想拿出自己的诗与其争奇斗艳一番,不巧诗囊怎么也打不开,这次怕是输给了大自然;而在97首中,他没了竞争心,直接将杜若花看作自己心中的一首诗;想着酒后直接躺在石头上睡大觉,还要石头边有石竹花盛开才好;樱花不仅要赏,还要在树下入菜入汤,看花吃花……怪不得他还会说,要了解他的心少不了花。

再来看另外几首,看看松尾芭蕉的可爱劲儿:出门旅行,返乡时要带点土特产嘛,可惜囊中羞涩,要是亲友问起来如何是好?拿出扇子给他扇几下,便说这是自己带来的富士山的风——真是狡黠。要40岁了,是孔夫子口中的不惑年纪,芭蕉才不管,反而说自己仍是三十九的孩子。所以他会在夜里抓萤火虫,只是不像孩子那么灵活,只抓到一片扎手的荆棘。

这里我最喜欢的是第237首。这首看似矛盾:明明身在京都,为何还会想念京都?对此,我有类似的感受。以前我身在异乡,夜里一听到布谷鸟的叫声便想念家乡。后来回家里,夜里又听到布谷声,也同样想念家乡。所以,那黑暗中悠远的布谷声,早已因常年漂泊成了真正的故乡之声。无论在哪里听到,它都会唤起思乡情。

说到这里,用松尾芭蕉的这首诗来结尾吧:“啊,布谷鸟——你让忧愁的我更觉寂寞。”

荐诗 / 冬至
2019/03/06

 

 

题图 / Kuriki Tomikichiro

3577total visits,0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