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我的耳朵问,我用身体回答你

0304

晨曲

我知道我把早餐桌弄得一团糟。
碗和碗在互相漫灌:牛奶和麦麸,
揉皱的面包皮。你把我推回到床上。

又是一阵“亲爱的”和“宝贝”。
你的呼吸让我的耳朵旋进我的身体里,
成为卷卷的潮湿的风,并接通了
我四肢里的回路。我审讯那空气

闻出了墨菲牌肥皂,狗饼干。
没有玫瑰。没有浓重的霍香。你的嘴里——
芝麻,橄榄。你舌头的轻推,
就在我上牙的后面。

最终的大结局是水乳交融。
我会拿走哪一杯?

与其说你的胳膊挽住我的背,
不如说是你让我翻转身体。你对我的耳朵问
我刚才去了哪儿,我的身体回答了你,
我们俩的狂热王国轰然降临。

作者 / [美国] 安珀·弗罗拉·托马斯
翻译 / 光诸

Aubade

I know my leaving in the breakfast table mess.
Bowl spills into bowl: milk and bran, bread crust
crumbled. You push me back into bed.

More “honey” and “baby.”
Breath you tell my ear circles inside me,
curls a damp wind and runs the circuit
of my limbs. I interrogate the air,

smell Murphy’s Oil Soap, dog kibble.
No rose. No patchouli swelter. And your mouth—
sesame, olive. The nudge of your tongue
behind my top teeth.

To entirely finish is water entering water.
Which is the cup I take away?

More turning me. Less your arms reaching
around my back. You ask my ear
where I have been and my body answers,
all over kingdom come.

AMBER FLORA THOMAS

 

哈哈哈,最近公众号阵亡得比较多,所以我放弃那句很上口的开场白“大家好,周一的啥啥啥又和大家见面了”。但这一首是货真价实的此类尤物。

年轻的小夫妻热情如火,吃完早餐之后又起了兴致,只可怜双人床又要加一次班。很平常的一个场景,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享受到,更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写出来。

诗人的超能力就是,能够用接近全息的方式把一个生活场景保留下来。画家只能纪录形态和光影,雕塑家只能纪录三维的形体,而诗人把色、香和质感都保留下来了。

她闻见了他身上了墨菲牌肥皂的气味,但为什么还有狗饼干的气味?这并不重要,也来不及思考,因为此时他已经用胳膊挽住了她的背,她转向他。他对着她的耳朵发问,而她用身体回答。

美妙极了。

亲爱的朋友们,你此刻想到了谁?让留言区变成狂热的王国吧。

荐诗 / 光诸(微信号:ghostinthezoo)
2019/03/04

 

 

题图 / Cristóbal Escanilla

5005total visits,0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