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

image

船子和尚偈

千尺丝纶直下垂,
一波才动万波随。
夜静水寒鱼不食,
满船空载月明归。

作者 / [唐] 德诚

德诚本是晚唐时期蜀地僧人,后隐居于华亭(上海松江),每日驾舟以垂钓参悟禅机,人称船子和尚,写了不少垂钓题材的偈子,这首是其中最为知名的一篇。


“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随。”第一句写垂钓下饵之深,同时暗示禅机之深不可测;第二句写鱼钩入水刹那景象,又似形容某种玄妙的禅境,令人神往。这两句,一句纵线,一句横面,线面交接,非常有画面感,而且还有些与“长河落日大漠孤烟”相类的几何之美,只是层次更丰富,动中有静,似浅还深。

“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鱼儿没有上钩,只好空载以归。“鱼不食”本是一种自然现象,但好像又在说禅机未到。“鱼”很明显是一种象征。禅宗常常讲自性,我们姑且将这鱼理解为 “自性”。寻求“自性”而不得,因为“自性”本就难求。德诚在其另一首诗中这样描述这条鱼:“有一鱼兮伟莫裁,混融包纳信奇哉。能变化,吐风雷,下线何曾钓得来?”说到这没有上钩的“鱼”,竟然联想起海明威笔下的桑提亚哥和他钓上来的那条大马林鱼。从象征意味上说,两者都似乎是对钓者自身“命运”或“自性”之不可把握的投射。

“满船空载月明归”是名句,但既是满船月明,又怎么能说是空载?“空船满载月明归”才更对。一个晚归的舟子,满载月光归来,就像那个渔夫从海洋深处拖着一副鱼骨上岸一样,同样一无所获,又同样得到更多。一个收获满船明月,一个在疲惫中梦到狮子。

荐诗 / 流马
2019/2/9

 

 

 

题图 / 陆俨少

187total visits,2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