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承运,我要疏狂

image

鹧鸪天·西都作

我是清都山水郎,
天教分付与疏狂。
曾批给雨支风券,
累上留云借月章。

诗万首,酒千觞,
几曾著眼看侯王。
玉楼金阙慵归去,
且插梅花醉洛阳。

作者 / [宋] 朱敦儒

 

 

《列子》有云:“清都、紫微、钧天、广乐,帝之所居。”单从名字来论,依我看,紫微有点浓,钧天有点重,广乐有点傻,唯有清都最有味道:玉清、上清、太清,一望可知是神仙居所、风露生处,缥缥缈缈,吹云吐气,毫无人间烟火,大可意行神游,不受拘束,岂不美哉!


“清都山水郎”朱敦儒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写诗万首、喝酒千觞、给雨支风、留云借月⋯⋯在另一个平行空间里,他“天教分付与疏狂”——那意思是说,这一份疏狂,完全是“奉天承运”,天公特批,他就是一位游戏人间的散仙,既然如此,当然不必“著眼看侯王”了!

心中有诗,不免睥睨天下,手中有酒,处处都是清都。

此时春节,正是一年中最热闹、也最寂寞的时候。我也喝下一些扶头酒,写成几首险韵诗,爬上门前的小山,望着远方的沧海,心中对朱敦儒便充满了赞成:

什么帝都、魔都,那些玉楼啊,金阙啊,庸俗得很,有什么可归去呢?倒不如插一朵小梅花,就醉生梦死,就疏狂慵懒,就在这个美妙的小地方吧!

荐诗 / 陈可抒
2019/2/8

 

 

 

题图 / 曾我蕭白

5086total visits,3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