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三十年浮尘莽莽的心,那么干净

image

 

 

 

故乡之夜

冬夜寂静
像多少年前一样

我在炕上,也能清晰的知道
每一颗星辰在辽远苍穹闪烁的位置
凡它所照见的
都有了光亮

北风贴着麦草垛蘑菇一般的圆顶吹过
像吹过我三十年浮尘莽莽的心
那么干净

作者 / 子禾
选自 / 《秋的马更加骨峻如风》,文汇出版社

 

这首诗不太需要解读。它如此清晰与开阔,没什么需要遮掩的意思,让人一读就会感受到其中的味道。

我是很喜欢这首诗的,因它于我万分亲切。我喜欢诗中那种广阔的寒冷,喜欢夜里的寂静,喜欢遥远的星辰,这些都容易令让人感到时间与空间的存在。而当觉知时空的浩渺与阔大,我们虽是常常容易伤感或绝望,但也会用力拥抱自己身上有限的热力,也会幻想能做一颗不太长久的星星,让自己所照见的,都能有一份光亮。

亲切的,还有诗中的麦草垛。儿时,我常常跑向村庄北边的打麦场,因为那儿有一个麦草垛是属于我的。我将这个麦草垛中间的一部分麦秆掏出来,里面就有了小小的“房间”,我钻进去就像钻进自己的城堡。这座城堡的功用并不丰富,只是因它是我创造的,是属于我自己的,能让我躺着休息,就足够让我安心,尤其是寒风呼啸的时候。

亲切的,还有诗中提到的年龄。我今年也要三十了,我的心同样是“浮尘莽莽”。而无论是否能够吹走我们心上的所有浮尘,这寒夜的北风永远都是干净的,因为它吹过《诗经》里的那些无名作者,吹过废弃在麦地里的皇城遗址,吹过刻在江边岩壁上的佛像,吹过我童年时的麦草垛。

三十年了,有些人与事都变了。村外的打麦场早已废弃,村里的一些老房子消失,据说这个小村庄也可能要搬迁……而不变的,是这里的冬夜,是冬夜的寂静,是在这冬夜寂静里的一颗沾满浮尘的心。

荐诗 / 冬至
2019/2/6

 

 

 

题图 / 列维坦

1255total visits,1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