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是虚幻的——我说的可不是春晚

image

新年两题(上)

新年

我们在空间里画线,在沙土上留痕,
在虚空中做一个手势,然后把它叫做“时间”;
就好像我们的时间并非掌握在黑暗的手中,
就好像生命的运动中包含着理性和韵律。

作者 / [美国] V·H·弗里德伦兰德
翻译 / 光诸

New Year

We make a mark on space, a scratch on sand,
A gesture in the void, and call it Time;
As though our times lay not in some dark hand,
As though life moved to reason or to rhyme.

V.H.Friedlaender

新年两题(下)

献给新年

那是谁进门的脚步声,
我聆听风中变化的天气,
感受牧场上逐渐拉紧的弦,
和鱼群升起朝圣的鳍帆。
那是什么正在变化,
我品尝稻浆感受谷粒,
听闻山梨花枝叶的翻滚,
叮叮咚咚,在流变中唱歌。
那是什么注定要开始,
我听到黑暗中醇美的音乐
还有那遮盖大山的云雾
缓慢地,轻柔地,开始分开。

作者 / [美国] 马特·古德费罗
翻译 / 光诸

New Year

Something’s moving in,
I hear the weather in the wind,
sense the tension of a sheep-field
and the pilgrimage of fins.
Something’s not the same,
I taste the sap and feel the grain,
hear the rolling of the rowan
ringing, singing in a change.
Something’s set to start,
there’s meadow-music in the dark
and the clouds that shroud the mountain
slowly, softly start to part.

Matt Goodfellow

 

 

今天是除夕之夜,首先祝大家新年快乐,家人和自己都身体健康。

咦,似乎我们刚刚听过“新年快乐”,为什么马上又是“新年”了?刚刚过去的那个是公历新年,而现在农历新年即将到来。这使我想起有的人身份证上写的生日和他们“过”的生日并不是一天,因为他们只过“农历生日”。同一个人,难道会在两天出生吗?当然不可能。

“新年”是一个人为的概念,时间本身是否存在不是我能够回答的问题,但很明显,人们画在时间上的刻度是接近于虚无的。正像第一首诗中所说的,“我们在空间里画线,在沙土上留痕,在虚空中做一个手势,然后把它叫做时间”。

然而,我们的眼睛,耳朵和心灵却又分明地告诉我们,虽然可能虚妄和徒劳,但在时间上画线是我们本能的需要。那是因为重要的时刻正在来临。牧场上羊群开始莫名紧张,而水中的鱼群受到冥冥中的指引,正在升起朝圣的鳍帆。

亲爱的朋友们,除夕是虚幻的,比春节晚会所试图让人们相信的世界还要虚幻。但真实的,重要的事情正在发生。观察潮水,抚触幼芽,聆听你的内心吧。

荐诗 / 光猪(微信号:ghostinthezoo)2019/2/4,除夕

 

 

 

题图 / María Medem

252total visits,9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