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了很长的路来看你,半山腰有没有歇脚的地方

0130

不着边际的香山,周云蓬

壶开了,我倒出落日,
黄昏是谁?
她安静、空,树枝在疼,
一个人只能有一面
镜子,旧鼓楼多了几家发廊。

如果我们走了很长的路,
来看你,
云蓬,半山腰有没有歇脚的地方,
我实在累,
就像这上坡、下坡的时代。

你说快到了,
你说不着急,我们都要等着自己。

秋天学会了躲藏,
越发透明,
好像“沉默如谜的呼吸”;

泼一盆水——
我的兄弟啊再次醉倒,一把一把的
日子往外漏。

你看见我们的命正在加盖子,
自由,爱情,白日梦,这些竹竿敲击着路面——
我们活着是兄弟,
死了下地狱。

作者 / 殷龙龙
选自 / 《我无法为你读诗》,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第一次接触这首诗,是在周云蓬的专辑《清炒苦瓜》里。当时听了很多遍,印象深刻。后来仔细一查,才发现原诗是殷龙龙写给周云蓬的。

殷龙龙和周云蓬两个人,都在早年起就罹患病症、饱尝痛苦。多舛的命途,正如诗中所言,“你看见我们的命正在加盖子”。但俩人都并没有陷溺于个人的不幸中怨天尤人,在他们的作品里,总是有一些更为宏大的关怀和痛苦在涌现。

诗中有一句最近总在我耳边萦绕,“一个人只能有一面镜子”,这话说得多好啊。人类虽然总是自诩拥有区别于动物的反思能力,但事实上人们对自我的观照和反思,大多时候却只能受限于当下的那种方式和程度。我们都是被笼罩着的。虽然有镜子,却不过是坐在另一个“盲人影院”里。

关于这首诗,太多的解读似乎也没有必要,不如多读几遍多听几遍吧。

荐诗 / 曹僧
2019/1/30

 

题图 / 佚名

5444total visits,3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