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回家去了

0125

戏题二首

其一

看饮逢歌日屡曛,我身何似系浮云。
时人不解野僧意,归去溪头作鸟群。

其二

喧喧共在是非间,终日谁知我自闲。
偶客狂歌何所为,欲于人事强相关。

作者 / [唐] 皎然

 

每当被现实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我便总想到僧皎然。他写诗,留下著作《诗式》,被人大量采录;品茗,著有《茶诀》一部,和陆羽的《茶经》一时瑜亮;礼佛,被奉为“江东名僧”,传播若干佳话。简直通天彻地,无所不精。

皎然的诗,不仅有禅味,更有意趣。浮云之身,人人都有此种感悟,但皎然还有更绝的:“归去溪头作鸟群”。

不仅我要归去,而且索性变成鸟,而且一点也不孤单,自有同类为伴。相比之下,“万里归船弄长笛,此心吾与白鸥盟”之类的诗人可就弱爆了。对于皎然来说,我即白鸥,白鸥即我,何须结盟?

时值年关,杂事纠结,我也想潇洒地对这个世界说:我欲归去,归去溪头作鸟群,告诉你们,我乘白鹤回家去了。

荐诗 / 陈可抒
2019/1/25

 

 

题图 / 胡桂 梅岭曳杖

1967total visits,5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