迹去梦一觉,年来事百般

0123

初春有感,寄歙州邢员外

雪涨前溪水,啼声已绕滩。
梅衰未减态,春嫩不禁寒。
迹去梦一觉,年来事百般。
闻君亦多感,何处倚阑干。

作者 / 杜牧

虽然大寒才过去三天,我已经期待着春天的来临,所以读到这首诗就觉得要推荐一下。

这首诗写了冬春流转那段两个季节还无法彻底分清的时候:大地尚有雪色,但积雪已开始融化,溪水上涨;欢腾的不仅是溪水的潺潺声,还有鸟儿的啼鸣在河滩萦绕。梅花已露出衰败之相,但那种傲寒的姿态依然保持着,所以即便春色开始萌发,还是显得过于幼嫩。

四季更迭,物候变化。想起那些逝去的风景,逝去的声响,逝去的沉默,不由让人觉得像是从梦里醒来。这种感受是我们常有的,从生活中突然抽身出来,看着自己的过往皆梦幻泡影。或许这种状态是难得的,但是人又无法总是在“梦醒时分”去生活,不是回到梦中,便是从梦中走出——年来事百般啊!

哪有看透了生活就不必继续生活的好事啊,我们还是要走进忙忙碌碌的日子里。

好在有人陪着吧,大家都如此;更好的是,相伴的还是朋友,即便不在身边,也有个温柔的念想。而这念想便是这首诗了,可供邢员外看,可供我看,可供你看,而看过了便都是杜牧的朋友了。

朋友多了,寒冷也就容易过去了。等着春天慢慢来到,等着好日子慢慢来到: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荐诗 / 冬至
2019/1/23

 

题图 / 谭行健-花下

2380total visits,4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