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的影子在石头上移动,亦如我正在失去拥有的一切

0120

蝴蝶见

蝴蝶的影子在石头上移动
过程之缓慢让我足以思考几件事情:
短暂回乡之旅的根本原因
蝴蝶和影子的关系
平面世界的吸引力
以及石头的纹理
直到影子飞出去
我的联想随着空中的蝴蝶
进入到现实的小溪
它接近干涸,树木的废墟散落其中
我的童年在流动中显出倒影
这虚构的对仗关系
让鸟叫声水流声都成为一种质问
哪一种才是真实
倘若我只看到石头上的剪影
它是否就是“蝴蝶”
倘若我没有回忆起过去
过去是否就不存在
此时此地
就像被合上的剪刀所确认
是我拥有的全部
也是正在失去的一切

作者 / 黄智扬

黄智扬的这首短诗,目见脱胎于庄周梦蝶,却又发自一个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遇见的日常切片,由一次看似入神的凝视开始了他的思考之旅。

假想视线跟随诗内的空间关系,摆脱平面,跟随蝶道行进(其实是跟随蝴蝶的影子),进入我们经验所认可的“现实”,而后引入了童年,从而有了“倒影”和“对仗关系”,并产生了一系列关于真实与存在的质问——很有可能,一层层拨开虚幻(虚构、联想、回忆、影子),见到的仍然并非“真实”。再退一步,这首诗的文本本身,又何尝不是黄智扬的一次蝶化?

有趣的是,结尾处出现的“剪刀”是另一个虚构出来的二元模型——看似是作者找到了一个满意的解决方案,而我猜,其实也可能只是新问题的开始。

荐诗 / 丝绒陨
2019/1/20

 

 

题图 / Sara K Byrne

2761total visits,2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