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裸露,互相倾心,连续长谈二十小时

0113

花朵开放(节选)

(一)

几日来反复琢磨这样一幅图象
黑夜里一朵花在开放
指向天空,但月亮和星星的光已给抹杀

色彩是不重要的
所以它可以是玫瑰红,可以是菜花黄
名称也是不重要的,年月也是不重要的

它只是一种姿态
只留下这一种姿态叫 开放
还有它的镜子叫 黑夜

它向黑夜袒露
它们之间有百米的落差
所以它们之间有瀑布–轰隆隆的声响

它们之间做着隐秘的交流
挑逗,媚眼,勾勾小指头
粒子来去匆忙

只是一种结构
花朵向黑夜开放
以透明的无嗅的材料
(二)

(接着我想给它着色
因此想起这么一些人物)

他们从岁末的聚会中出来
衣领,头发中充满酒色的味道
然后他开始跳舞
在丹佛幽深的街道
躯干僵硬,无规则的猴子舞蹈
(在时代广场的阴影中也做过同样的事)
昂着头,象黄色的马灯照亮一角

他们裸露
互相倾心
连续长谈二十小时
或者沿公路中间的白线开放
往肚皮上抹点冷霜
在得克萨斯的鼠尾草地上跳跃
然后再去摸摸印地安废墟的底

作者 / 桑葚

最近在看《宇宙的琴弦》,很优美的科普。没有复杂的数据和公式,把十一维宇宙的理论讲成了故事。偶尔还穿插一句突然的抒情,比如“从大爆炸出来的光子在今天仍然是过去的样子,所以光不会变老。“

理科生文艺起来也不输旁人,尤其是物理学家。写起诗来有种类似物理学从现象里提炼定理的过程。有人看到花开得到情绪,因好看而开心。他们看到的是分子间运动,基于这个搭建的场景又很诗意,一种来自底层,很本质的诗意。第二部分由花关联到人,像套用物理公式解决难题那样,将原子一样的诗意注入了平凡的生活,显得安静又科学。以前推荐还过诗人的另一首,《这个夏天,我在这条走廊上来来回回》,里面那句荐诗人很喜欢的比喻,是一样的感觉。

荐诗 / 黄路兔
2019/1/13

 

 

题图 / René Magritte

4997total visits,4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