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恨高数,别人在给电动力学写诗

0107

消防斧

我演算奇异的公式,仿佛上帝
派出的一小队鸥鸟
解开了大海蓝色的罩衫

那浩渺的,生活之海呵
冰凉如皇后,永远在召唤我
波浪,重复着自身

定理般美妙,从海边的乱石堆里
我穿过方程的窄门
蓄满对称性如一只蝴蝶

我带来了潮汐蓝色的一击
而她多么漂亮,当她赤着身子
俯瞰梯子上的人,让我

不断变换着脸庞,有时是秋风里
某个小角色,有时突然变成
一个英雄,坐在人群中

作者 / 李长远

 

本周我搬到了新家,忙着收拾,没有时间给大家翻译推介一首英文诗,所以抛出了“消防斧”。

李长远是我通过“读睡”结识的年轻人。和当代年轻人普遍的“丧”成鲜明的对比,李长远的诗往往带有一种少年的阳光和轻狂,让人想起“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上五十州”这样的古诗句。

到底是真的天纵奇才,还只是因为“轻”所以才“狂”,这需要时间的考验。但无论如何,少年不狂,未来更狂不起来。李长远的“轻狂”让我喜欢,但未必值得向读者推荐,但这首“电动力学”跳了出来,就像一只汤姆逊瞪羚,在多刺灌木丛的那头腾跃起,跳到了我的视线中。

我没有学过电动力学,但学过理论力学。当时老师举了一个力学应用的例子。想像一个线轴,当你拉轴上的绕线时,有时线轴会向靠近你的方向滚动,有时会向远离你的方向滚动。只要知道线轴的内外直径,和地面的摩擦系数,就可以算出来,你以什么样的速度拉绳子,线轴是靠近还是远离你。

当时,我觉得就像上帝在设计世界,真的想写一首诗。但写出来无非是“奇妙,奇妙,了不起”,又有什么意思呢?25年后的今天,我发现李长远代替我写出了这首诗,以一种水晶般的纯真和精确。

生活是冰冷的,但经常会遇到让人感动的热喷泉,有时是爱情,有时是方程。别人在恨高数的时候,你在爱电动力学,这没有什么丢人的。被什么感动,就写什么,这是诗人的常识。

荐诗 / 光诸(微信号:ghostinthezoo)
2019/1/7

 

 

题图 / Gabriel Dawe

2354total visits,2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