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喝酒,我头发都白了

1228

乐游园歌

乐游古园崒森爽,烟绵碧草萋萋长。
公子华筵势最高,秦川对酒平如掌。
长生木瓢示真率,更调鞍马狂欢赏。
青春波浪芙蓉园,白日雷霆夹城仗。
阊阖晴开昳荡荡,曲江翠幕排银牓。
拂水低徊舞袖翻,缘云清切歌声上。
却忆年年人醉时,只今未醉已先悲。
数茎白发那抛得?百罚深杯亦不辞。
圣朝亦知贱士丑,一物自荷皇天慈。
此身饮罢无归处,独立苍茫自咏诗。

作者 / [唐] 杜甫

都说李白是酒仙,其实,杜甫也不遑多让,至少也是个酒鬼,光看这一句便知:“数茎白发那抛得?百罚深杯亦不辞。”

此时正是杜甫沉沦之际(当然,怹一直挺沉沦的……),年已四十,却依然是个京漂(长安),虽然身边有各种大V资源,比如这一次便是贺兰杨长史的宴请,但是,花团锦簇都是别人的,喧嚣繁华之下,有谁看得见杜甫的落寞?

别人饮酒是为了真率和欢赏,杜甫饮酒却是深深的苦笑和宣泄:“百罚深杯亦不辞”,辞又何必?未若一饮而尽;“数茎白发那抛得”,抛也无用,不如全入酒中。

短短两句诗,却写尽万般无奈。

这首《乐游园歌》还有三样极好之处:

其一,起势极高:公子华筵势最高,秦川对酒平如掌。

老杜曾有名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全然少年志气,登至绝顶,俯瞰天下。本诗中“公子华筵势最高,秦川对酒如平掌”与之相比:并非作势登山,吾人已在绝顶;与其凭空长啸,不如潇洒饮酒;何必心事外露,乾坤尽在心中。

从词句上看:“华筵”只是普通豪奢之气,“势最高”才衬出了无比豪情,饮酒亦有雄势,饮酒亦有胸怀;“众山小”固然踌躇满志,漫天下无可匹敌,“平如掌”却更加超脱跳纵,高来高去,一切沟沟坎坎不入法眼、不在话下,这一句也写出些不同味道。

其二,转折极稳:却忆年年人醉时,只今未醉已先悲。

前半段起势雄健、风光旖旎,如何却转向结尾处的慷慨感伤?这一切全靠中间一句“却忆年年人醉时,只今未醉已先悲”,它堪称是本诗的腰眼,轻轻一挺,姿态大不相同。

上一句“拂水低徊舞袖翻,缘云清切歌声上”,景致袅娜,朦胧中使人迷离,正扣得一个“醉”字。老杜便以此“醉”字切入,将往事与当下对应,承接一个“未醉先悲”,全诗的走势便轻轻巧巧地转了个急弯。

其三,结意极深:此身饮罢无归处,独立苍茫自咏诗。

“此身饮罢无归处,独立苍茫自咏诗。”从细处讲:饮酒是狂欢之举,过后却觉得“此身无归处”,刚才的狂欢其实是空虚的、不真实的,这是一处转折。身在苍茫之中,无依无凭,虚无混沌,此时却独辟蹊径,以“咏诗”来相接,这是又一处转折。起伏跌宕间,便生出许多感慨。

从整体讲:这份“独立苍茫自咏诗”,并非凭空而来,而是起自“势最高”的“公子华筵”,由极高处急速下降沉吟,转向极低处,此中自然多生出一倍感慨。

从节奏讲:结尾处的预前铺垫极密,既有“缘云清切歌声上”直入云霄的欢歌,又突然转为“数茎白发那抛得?百罚深杯亦不辞”沉沦已极的放浪形骸,忽起忽落的悲欢,使最后的感慨更多出几分深意。

又:

歌行体向来是李白的长项,老杜与之相比,也是精彩绝伦,别有一番深味。李杜之圣,全凭妙手。相比起来,杜甫更善于从具体中出其不意,李白更善于从抽象中出其不意。这首《乐游园歌》,正好和李白《行路难》一一比较,其义自见。

荐诗 / 陈可抒
2018/12/28

 

 

 

 

题图 / Tatsuo Suzuki

2857total visits,3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