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键上的白月光,照不穿我的心

1223

月光曲

升起于键盘上的
月亮,做了暗室里的

灯。

作者 / 纪弦
选自 /《纪弦诗选集》,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纪弦这首诗草创于1937年,完成于1999年,在大陆新版的《纪弦诗选集》里,可以窥到一大段背景文字。1937年草创时,这里面其实有一种美好的修辞意图,是如今体会不到的:

升起于键盘上的月亮
做了暗室里的灯

所以这首诗的意图是写黑暗,写黑暗中的一点点,特别少特别少的一点点光,而且这光还不在上面,而在下面,说它是在心里也行,是还没有真正被人看到也行。

写这首诗时的纪弦——1937年时他已经24岁了,正是一位非常英俊而且有才学的青年,跟当时其他青年一样,他的笔名叫路易士,跟施蛰存、戴望舒、杜衡这些人玩得不错,前两个人大家很熟悉的,后一个有点不知道。当时杜衡有个化名是苏汶,是好有名的文艺青年,因为自称是“第三种人”而被革命的青年看不起。后来他也去了台湾,1964年就死了,而纪弦到2013年才死,赚了快50年的差价。

1937年的若干个晚上,英俊的文艺青年路易士常常跟他的朋友姚应才见面,他虽工作在上海,家却在苏州,每当回到苏州时,姚一定要来同他晚餐,餐后,在他家的客厅里弹钢琴,故意把电灯关掉。月光在琴键上流淌……路易士沉毅地坐着。姚先生也不说话。

战争爆发后,路易士带全家去了香港,1938年夏天他听说穿上戎装的姚应才已经在战场上战死了。噢,不,不。路易士的心在悲泣。

其实那个时候这关于月光的诗,就已经写了出来,而且路易士亲口同姚家少爷念过。姚家少年说,他觉得境界颇高,意象甚美,节奏也很有力量。

是啊,当我们在一起时,我们有贝多芬,还有心里的月光,我还有你,能感知到与你相关的无不美好,我们怎能没有诗?

到了1999年世纪末,已成纪弦的路易士又改了这诗并且发表出来——

升起于键盘上的
月亮,做了暗室里的

要知道台湾仍然是习惯竖排的。那60年前的一点点月光,终于升了起来,但是它仍然不能照穿我心。我的心大概同你的死,一同寂灭了!

荐诗 / 刘丽朵
2018/12/23

3253total visits,1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