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也追赶不上我的衰老

1214

日常生活

每月换牙刷的我
用塑料杯收藏旧牙刷
它们的握柄都还鲜艳
软毛却已变硬变乱
我生活得小心翼翼
去除对消耗品的消耗
还有回应礼节的彬彬有礼
极简是我能接受的极限
不喜欢留下痕迹
却更恐慌于流水汩汩
刷牙时的我不能望进镜面
据说虚实之间任何距离都会翻倍
这是否意味着
我总也追赶不上我的衰老

作者 / 倪湛舸
选自 / 《白刃的海》,河南大学出版社

在读过的大多数倪湛舸诗歌里,或她平日在网络上发表的一些“诗化”状态中,更多感受到的,是一种类似飞艇在高空因阳光的直接照射而光芒熠熠的质感,她时常能够在绝妙的想象力驱动下独自飞行,飞向我们难以抵达的某处。在此种奇特的感受下,能够像观看一部太空电影般,跟随她的视线,紧紧盯住字行推移形成的小小荧幕;跟随她,可以在水与火之间跳跃、迷离,可以看见事物封存于琥珀,亦可以忽而致幻。

而在阅读这本名为《白刃的海》的诗集时,在闪烁着别样光芒的金属质感之间,我发现了某种间隔——仿佛在建筑物内房间与房间的冷峻面貌之间,发现了特别的,柔软的小隔间——这种间隔,是我们每个人亦可触摸的,具有织物般手感的日常生活——

如扣眼之于纽扣,我们由于日常的穿着,早已熟悉它们的位置,无须低头注视便可将其一一扣合,因此在这样一首《日常生活》里我们发现,在习以为常的缝隙里,诗意存在着:旧牙刷的握柄和软毛,流水,镜面……这些不能更日常的事物,在我们眼皮底下各自通往生活本身的消耗,隐匿的恐慌和必然的衰老——有限通往无限。

这本《白刃的海》于我,假“辛波斯卡句式”来说,便是:我偏爱织物的微弱光芒,胜过金属的光泽。

荐诗 /丝绒陨
微信号 / biggership
2018/12/14

 

 

题图 / David Seidner

359total visits,1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