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怎么了?

1216

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作者 / [唐] 刘禹锡
那一年,刘老头五十五岁,却已经在外漂泊了二十三年,心中该是怎样的苦涩呢?“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便是刘禹锡此时的心情。

有人说,这两句诗表明了刘禹锡乐观的斗志。——非也非也,充满斗志的人,又怎么会“暂凭杯酒长精神”呢?此时之刘禹锡,无非是颓唐已极,借酒壮势而已。

刘禹锡便是沉舟,便是病树,如此长久的沉沦,还不够沉、不够病吗?而在这二十三年间,江山代有才人出,又涌现了多少千帆万木。再想想自己年轻时的踌躇满志,如今啊,当真是廉颇老矣,顷之三遗矢。

刘禹锡一共沉沦了二十五年。写下这首诗的两年之后,大和二年(828年),刘禹锡五十七岁,受到裴度、窦易直的荐拔,他担任了主客郎中一职,这才算是重振羽翼、否极泰来。

不过,好景总是不长,仅仅三年以后,大和五年(831年),六十岁高龄的刘禹锡又驿马星动,出任苏州刺史,此后又经历汝州刺史、同州刺史的变动,以及东都太子宾客等一干闲职,最终依然是政坛上闲云野鹤的身份。

人生苦短,青春不再。大和七年(833年),刘禹锡和白居易一起回忆起已经逝去的三位伙伴(元稹、崔群、崔玄亮)时。不由得再一次发出沉舟病树的感慨:“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万古到今同此恨,闻琴泪尽欲如何!”

没有建成的房屋,也再没有机会去建筑。曾经名震一时的翩翩公子,硬是被折磨得闻琴泪尽。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荐诗 / 陈可抒
2018/12/16

 

 

题图 / 蒙克

2659total visits,0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