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阳踏过麦田

1125

流年

秋风赶着万物,冬在前方迈出脚步
香山的红叶,一片片飘落
秋蝉,准备最后一场演奏

出城的人归来,头上染了秋霜
窗外,是一扇扇关闭的窗
小聂的媳妇生了一个男婴
花白头发的父亲
盼着冬至回乡祭祖

遥远的日子,那时五谷回归仓库
秋阳暖心地踏过麦田
大雪未至,谁也不敢封山锁河
渡口的一只舟候着,等我
归去

作者 / 薛润

行走在地下通道,冷风直灌我怀,忙忙碌碌的我,是否真的能找到幸福。快到十二月了,空气一天天地变冷。风纠缠不清,像一团乱发。黑夜的色彩笼罩大地。我缺少这首诗带来的暖意。

记起以前回乡的时候,坐在绿皮火车上,像是一只被挤在铁皮罐头里的沙丁鱼,但心中还是充满期待。沸沸嚷嚷的车厢里,装满了大大小小的行李。热心的阿婆不断邀请我尝尝她上车前就已经备好的饭菜,胖乎乎的白萝卜丁,甚至还有蒜薹腊肉。“多吃点咧,自家做的!”满满的自豪感,很感谢在如今仍然让我遇见这样的温暖。

回乡途中,透过那一小块玻璃,仿佛看见家乡就在尽头。出了站口,反而开始害怕,家乡会大变样吗,我会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吗。这大概就是“近乡情怯”吧。对家乡的记忆少得可怜,但当初经历过的,必然不会忘记。永远珍藏在心中如猫的肚皮一般柔软的地方。

最初被这首诗吸引是因为结尾的“等我归去”,让人有一种淡淡的乡愁和回乡的喜悦。不同于“仗剑走他日,等我归来时”的豪情,以小见大。关注这个诗人很久了,风格一直如此,写尽人生的柴米油盐。这首诗就像现在我手中的烤红薯,温暖细腻。

武汉的初冬待人如此不友好,已经穿上羽绒服的我仍然被冻得臊眉耷眼。此诗刚好驱走丝丝寒气,让人开始期待未来的冬日暖阳。即将进入冬天的你,是否有如诗中所言“渡口的一只舟侯着”,温柔地待你回家。

荐诗 / 饼饼
2018/11/25

 

题图 / Ivan Shishkin

1559total visits,2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