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美得耀眼,但没人能活着看见她

1122

高度监控

像你这样沉默的人
也知道在监狱里要开口讲话
因为沉默会滋生怨毒
夜晚一次次的审讯
让你最后招供
你谈到她——身体、新娘和钳制
她美得耀眼
但没人能活着看见她
你提到她石榴般的阴郁和疯狂
衣裙落下时狂野的光
一切在放风时释放。

作者 / 米洛·德安杰利斯
翻译 / 陈英
选自 / 《相遇与圈套》

Alta sorveglianza

In carcere bisogna parlare
lo sanno anche i taciturni come te
il veleno si fa strada in ogni silenzio
la notte ti interroga ti interroga
e tu alla fine hai risposto
parlavi di lei corpo sposa tenaglia
lei come una grazia folgorata
nessuno nel vederla resta vivo
parlavi di lei oscura furia delle melograne
luce selvaggia al cadere di una veste
assoluto mescolato all’ora d’aria.

Milo De Angelis
Da “Incontri e agguati”

 

诗人德安杰利斯的工作环境是监狱,他不是狱卒,也不是犯人,他给那些被生活排除在外的囚犯上课。

事情就是这样,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意大利女诗人梅里尼(Alda Merini)的圣地则是疯人院,一个隔离的世界,里面是一群远离生活的人。

疯人院和监狱,这两个封闭的环境会给人带来一种看待生活的新眼光,很适合一种内省的生活。 监狱是生活的隐喻。诗中的“你”存在于这个封闭的空间,你不得不开口说话,避免别人的误解与排挤。

然而你最大的秘密是“她”, 她很美,就像新娘,你迷恋她的身体,还有她对你的束缚和钳制。“她”也是一个隐喻,她是“死亡”,没人活着看见她。石榴在西方是地狱的果实,死亡的阴郁也是一种诱惑,像宽衣解带时流露的肌肤。

荐诗 / 陈英
2018/11/22

 

 

题图 / Jacek Malczewski

2078total visits,3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