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酒精都怕我

1106.webp

我醉,你不喝

杯子如约而来时
你不醉 那谁肯
握住一个险恶的旋涡?
还有它的必然?

我所看到的突然的微笑
那么小 那么聪明
是因为我埋在醉里

所有的酒精都怕我
因此夜晚 最值得
蹈入险境 去取走醉里的
化学反应 比熟悉我的
香水品牌 你还熟悉
我偷走的每一道目光

突然我慢慢变红
而你也变得更蓝
如果不是乙醇 那就得
是一个伤口
它们补充你被不醉
轻轻吸走的功力

爱如同酒
有人闻它 有人饮
它才存在 它才滴滴见血
才让人心痛 才会在醉里
相信某个人的怪念头

现在我要它像个生命
而不只是生活的附件
我用什么来养它?
药物,食物,性物?

我不愿等待的后果
已开始鼓掌

终究要变成红人了
0.5寸高的酒就要见底了
你不喝,我醉得更快

作者 / 翟永明

 

欲望、热闹、爱好、漂泊、不甘、脆弱,这些词太抽象了,抽象的情感,常常需要寄托在一个事物上,酒就是一个寄托物。已无从记起从什么时候开始喝酒,也没法用三言两语说明为什么爱喝酒,不开心时,我就想喝点酒,世界对我要求太高了。常常喝完酒叫车回家,胃比油箱还晃,不知道往何处去。三年前,开始囤酒,看到冰箱里躺着长长短短的瓶子,会想“所有的酒精都怕我”。

翟永明用笔构建了喝酒这件事,读这首诗看到的是清醒时看不清晰的东西,是无法归集的声音,它们奉行如下表现:心旷神怡,随性肆意,按冲动行事,自我表现,享受突如其来的“微笑”或“心痛”。潜伏在大脑皮层下方,准备随时喷薄而出。这些时刻,使生活充满悬念和转折,美好,又残酷。残酷的是,它们稍纵即逝。

《环球人物》在采访翟永明时,她说,在人生中很多沮丧、伤心、绝望的时候,我是通过写诗把最难过的东西倒出来、清洗掉,获得心灵的平静。诗歌像心理治疗一样,给我带来快乐,带来勇气。

喝酒,也一样。

荐诗 / 萌萌酱
2018/11/06

314total visits,35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