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的孤独只是孤独的一半

1028

草莓

如果草莓在燃烧,她将是白雪的妹妹。
她触到了嘴唇但另有所爱。
没人告诉我草莓被给予前是否荡然无存。
我漫长一生中的散步是从草莓开始的。
一群孩子在鲜红迎风的意念里狂奔,
当他们累了,无意中回头
——这是多么美丽而茫然的一个瞬间!

那时我年轻,满嘴都是草莓。
我久已忘怀的青青草地,
我将落未落的小小泪水,
一个双亲缠身的男孩曾在天空下痛哭。
我返身走进乌云,免得让他看见。
两个人的孤独只是孤独的一半。
初恋能从一颗草莓递过来吗?

童年的一次头晕持续到现在。
情人在月亮盈怀时变成了紫色。
这并非一个抒情的时代,
草莓只是从牙齿到肉体的一种速度,
哦,永不复归的旧梦,
谁将听到我无限怜悯的哀歌?

作者 / 欧阳江河
啊,第一次评论别人的作品QWQ!

欧阳江河是我最喜欢的汉语诗人之一。这首选自他的组诗《最后的幻想》,其中的诡谲繁复,惊奇比喻,根植于后朦胧的内核,并将其映射进现实世界的抒情,陈述了一个令人内省的事实:或许草莓真的需要燃烧?

“如果草莓在燃烧”,童年便因此而起,一些柔软的,虚幻的抑或是怅然的回忆突然涌来。而“荡然无存”是对燃烧的摧毁。我们何苦一边追索过往对未来美好的希冀,又一边质疑曾经萌生在我们内心的它们,是否对自己有产生过影响。

成年人靠矛盾认知世界,在他们的想法里,哪怕是经历着惨痛的孩子,也是茫然却美丽的。思维和阅历的界限,充当着我们的护城河,也是阻止自身踏出城门的鸿沟。双亲缠身是个永恒的话题,倘若社会关系就此消失,孤独变得不会可耻,人与人之间的爱会被表达得更加纯粹与彻底。从石头中蹦出来的草莓,成为一种究极体的关怀:我真的还会爱他们或者她吗,哪怕是在童年。

草莓的甜让我眩晕,其实是我在眩晕中读出了草莓的甜。

荐诗 / 阳阳
2018/10/28

 

 

题图 / Jacek Yerka

1257total visits,10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