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隐隐于尘埃,大隐无处隐

1019

彷徨奏

恭喜!在我的黄金时代
我迎头撞上的,是猝不及防的冰川纪
瞧,沉默的山河一如既往
如含饴糖,将万物之命门抵在
牙床和舌尖中间
小隐隐于尘埃,大隐无处隐
我的虎爪在琴键上砸着凌乱的空音

作者 / 杨碧薇

 

当我读到“小隐隐于尘埃,大隐无处隐”,我想所谓隐,也就是给灵魂找到安放之处,灵魂穿一件优雅的“衣裳”,肉身找到合宜的居所,灵魂与肉体共适,人与自然的合一。所谓隐,就是人从众人之中的抽身与疏离,从而可以更好的面对自我与内心的神。“一种在所有居所都无法居住的精神可以在诗歌中创造唯一一个它自己的居所和工作地。也许他就是为此而写诗的”,或许,写诗就是把孤独无依的词语聚拢在一处,创建一个温馨有爱的家;写诗就是水落石出而显现内心隐秘的幽微的世界。

杨碧薇的这首《仿徨奏》像一曲诗的摇滚,有吞吐宇宙和呼吸风云的气势。正如她的诗句“将万物之命门抵在/牙床和舌尖中间”,一种“山河天眼里,万物法身中”的物我同一。黄金时代和冰川纪造成了一种张力,个人的时间与所处的现实造成了一种紧张和对峙。在命运如草芥如尘埃的人世,一个人除了仿徨,仍有着属于自己的抗争。

“我的虎爪在琴键上砸着凌乱的空音”,每个人都可以发出呐喊的声音,呼求的声音。在这里,虎爪的暴力与琴键的美学也构成了另一种的暴力美学,它们之间的互相消解与共生的关系,也正是人所面对这个时代的写照,当现实的虎爪砸向你的时候,你该如琴键一样,发出“凌乱的空音”。

荐诗 / 纳兰(微信号 nalan-1985)
2018/10/19

题图 / 山本昌男

1217total visits,7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