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悠悠,秋夜深深,冷月是我心

1017

秋风送爽(摘选)

二六一

秋天来了,
像用水洗过似的,
所想的事情都变清新了。

二七七

秋日的天空寥廓,没有片影,
觉得太寂寞了,
有乌鸦什么的飞翔也好。

二五五

悲哀的要算秋风了吧,
以前偶尔才涌出的眼泪,
现在却时常流下了。

二五七

森严的七山的杉树,
像火似的染着落日,
多么安静啊。

二八一

唉,酒的悲哀
涌到我身上,
站起来舞一会儿吧。

二五六

绿色透明的
悲哀的玉当做枕头,
通夜的听松树的声响。

二九五

松树的风声昼夜的响,
传进没有人访问的山涧祠庙的
石马的耳里。

三〇一

天地之间只有
我的悲哀和月光
还有笼罩一切的秋夜。

作者 / [日本] 石川啄木
译者 / 周作人
选自 /《一握砂》,新星出版社

 

我爱读短诗,也爱写。之前整理自己的诗,发现短诗的写作虽有早晚之别,但将它们打乱次序、稍加排布,似乎有了某种奇妙的连续性。

这两天正好读石川啄木的《一握砂》,诗人虽然为这些短诗标了序号、增了章节,读着读着我总抑不住地想:要是这首放在那首后面,似乎更有趣。所以在推荐“秋风送爽”这一章节里的部分诗作时,我就斗胆换了顺序。不过也没什么新奇可言,只是按照“秋天来了”之后从早到晚的时间来排,读来似乎更顺一些。

这些诗散发着浓重的悲秋气息。为何悲秋?除了草木凋零的残败景象,或许是冷冷的气息和朗朗的晴空让我们的心灵更加澄澈,看什么似乎都更清楚了。个人生命中的悲欢离愁,人与人之间的礼尚往来、狗苟蝇营,茫茫尘世里的歌舞升平,都逐渐褪了颜色、消了声响,成为眼前的一幕幕哑剧,空空地演着。

不过,石川啄木倒是可爱,还不太愿意承认这是自己的悲哀,说是秋风的悲哀,说是酒的悲哀,吹到自己眼中,喝入自己口中,才使得自己流下泪水,不由自主地起身舞动。

我是极爱秋天的,倒不是喜欢沉溺在这悲愁里,而是偏爱秋天里那份难得的沉静,就像诗人描述的那样:枕玉难眠、卧听松风。而听着这一切的何尝只有自己,连人迹罕至的山涧祠庙的石马也在听。它十年前在听,百年前在听,千年前也在听吧。

天地悠悠,秋夜深深,冷月便是我的心。

荐诗 /冬至
微信号 / dongzhi_xiachao
2018/10/17

 

 

题图 / 川濑巴水

1495total visits,4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