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处处都是乐器,等待着我们去演奏

1016

小镇的萨克斯

雨中的男人,有一圈细密的茸毛,
他们行走时像褐色的树,那么稀疏。
整条街道像粗大的萨克斯管伸过。
有一道光线沿着起伏的屋顶铺展,
雨丝落向孩子和狗。
树叶和墙壁上的灯无声地点燃。
我走进平原上的小镇,
沿着楼梯,走上房屋,窗口放着一篮栗子。
我走到人的唇与萨克斯相触的门。

作者 / 朱朱

 

“我走到人的唇与萨克斯相触的门。”

一首美妙绝伦的诗,在于它获得了音乐性,神秘、梦幻又平静、舒缓。读这首诗时,耳中若有若无响起悠扬的萨克斯乐曲,像细雨淅沥沥落下来,如此柔和,如此空灵——整个小镇像一个萨克斯,街道像粗大的萨克斯管,街边的房屋像萨克斯的按键,当“我”走进小镇,经过街道旁的一排排房屋,就像手指走过萨克斯的按键,美妙的音乐在空气中响起,光线沿着起伏的屋顶铺展,雨丝落向孩子和狗,树叶和墙壁的灯无声地点燃……直到“我走到人的唇与萨克斯相触的门”。

这样的吹奏,这样的“触碰”,仿佛一种灵性的展现,小镇可以是萨克斯,整个世界,处处都是乐器,等待着我们去演奏。

荐诗 / 李小建
微信号 / hippiepoem
2018/10/16

题图 / Giorgio de chirico

1274total visits,1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