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就好,即使没有爱

0903

失约

你没有来,
奔驰的时光拖带着我,折磨已经变成麻木——
这痛苦一小部分来自心爱的你没有现身,
但大部分来自于我发现
没有你带来的强烈激情,
我不得不面对因为爱的善良
而产生的彷徨犹豫
悲伤的我啊,当希望的时钟最后一次敲响,
你并没有到来。

你并不爱我,
如果有爱你肯定不会失约;
——我知道并且一直知道。但是,
虽然在人类的善行录上并没有明文书写,
但是难道不应当抽一两个小时在其中写下:
有一次,你,一个女人,
前来安抚一个被岁月摧残的男人,即使,
你并不爱我?

作者 / [英国] 托马斯·哈代
翻译 / 光诸

A Broken Appointment

You did not come,
And marching Time drew on, and wore me numb,—
Yet less for loss of your dear presence there
Than that I thus found lacking in your make
That high compassion which can overbear
Reluctance for pure lovingkindness’ sake
Grieved I, when, as the hope-hour stroked its sum,
You did not come.

You love not me,
And love alone can lend you loyalty;
–I know and knew it. But, unto the store
Of human deeds divine in all but name,
Was it not worth a little hour or more
To add yet this: Once you, a woman, came
To soothe a time-torn man; even though it be
You love not me?

THOMAS HARDY

 

比起这首诗产生的年代,今天的社会氛围已经太不“nice”了,我可以想像蒙咪和Ayawawa们会怎么吐糟这首诗里描绘的男人。不过我们还是可以试着抽出身体,在离现在远些的地方看这首诗。

这首诗最精确的语言写出了一种精神状态。一个男人虽然清楚地明白自己爱的女人并不爱自己,明白照顾自己的感情只是对方纯粹的付出,但是却仍然希望对方能够付出,甚至为这种付出找到伦理学的理由,似乎自己的可怜是使对方接近“至善”的一个机会。

这个男人有机会吗?还是有的。比起维多利亚时代的绅士们的看法,女性的心理和身体世界其实复杂得多。女性会单纯因为怜悯而接近一个男性。此时男性的自怨自艾可能会硬化成爪牙,撕破女性脆弱的防护罩。其实,真正的怜悯,总带有崇拜的影子,各种感情搅在一起,会不停地旋转着角斗扑杀。

这使我想起蜗牛的性爱。柔软的蜗牛同时具有卵子和精子,还有匕首一样骨化的阴茎。蜗牛性交时,会柔软地搅在一起,却都希望把阴茎插入对方的身体。

这些都是我的联想,并非原作者哈代的本意。哈代诗歌的一个重要主题就是“无法避免的失望”,用一种极大的自控把它用一种“哀而不伤”的方式表现出来。他并不是想解决生活中的问题,而是意在定格一尊情感的雕塑。这尊雕塑悬于现实之上,却仿佛时时有脆断的可能,就像圣乔治雕像的战马前蹄高悬,虽然暗中被恶龙长尾的重量所平衡,但总让人感到它会一跃而下,跌进下面驻足观看的人群中。

荐诗 / 光诸(微信号:ghostinthezoo)
2018/09/03

 

 

题图 / Ilker Karaman

1753total visits,20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