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个人跟你一样完蛋了

0710

叶赛宁

决定了
告别故乡
白杨树不再在头上作响

矮矮的家屋会颓倒
守门的老犬已亡故
莫斯科,将执行我的死刑

爱这个纷扰的都市
迷惘的亚洲
在蓝天下昏睡

夜晚月色如水
鬼知道
我拐进熟悉的酒吧

通宵达旦
给娼妇们诵诗
与盗贼干杯
心越跳越快
舌头发麻,言语不清
我这个人跟你一样完蛋了

作者 / 木心

木心年轻时也是个仪表堂堂、风流倜傥的才子。也许正因为此,相对大师,他对文学史上的年少风流的天才更为倾心,比如拜伦、兰波、王尔德和叶赛宁。木心的言语、文字之间,每每流露出对这些天才的心心相印、惺惺相惜之情。

在木心眼里,“俄罗斯最后一位乡村诗人”叶赛宁也是个天才。木心曾与人谈起叶赛宁:邓肯在派对上即兴起舞,全场喝彩,单单男友叶赛宁无所谓,喝酒,大声闹。木心说:“邓肯的舞呢,好归好,但叶赛宁根本就不看,自己喝自己的,闹自己的,这就是叶赛宁,有的天才对另一个天才就是这样,视而不见,心想反正我是天才,这就好了嘛。天才也危险,说死就死,你看十月革命来了,叶赛宁一下子就上吊自杀了。”

木心特别欣赏叶赛宁身上的放荡不羁、玩世不恭的气质,这种气质也是天才的气质。天纵英才又挥霍无度,仿佛才华天生就是应该被浪费的,连同生命一起,急遽地燃烧,放肆地浪荡,然后迅速死掉——既然才华是天赐的,老天来收时就连命一同还掉好了,又自恋又任性。活得谨慎小心、时刻与时代保持同步、与人民同心,将自己熬成大师?不愿也不屑。

木心无疑对天才是欣赏的、艳羡的,但他比天才活得通透、明白,他才不想那么早死。他乐于与时间和命运周旋,世间的美与蜜,他总要一一尝过——他爱人世的甜,孤掷一注去死?他舍不得。如此说来,木心虽不是天才,但却是个妙人,更近人情。

更近人情的木心,虽在诗中写“我这个人跟你一样完蛋了”,但终究是抽离的——这样浪荡的生活,想想就好了。喝得烂醉,终不如小酌一杯,来得风雅。天才的归天才,凡人还是洗洗睡吧。

荐诗 / 李小建(私人公众号:嬉皮诗)
2018/07/10

 

 

 

题图 / 木心

3816total visits,1visits today

发表评论